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时政
为世界书写澄江化石故事
——“当科幻遇上澄江化石”交流分享会侧记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5-2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17

刘贵能 摄

“生物的诞生和活动的声音大概是地球上最为美妙的声音。循着这个声音,我们有可能探知生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对于著名的“哲学三问”——“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被誉为“生命摇篮”、世界古生物圣地、亚洲唯一的古生物化石主题世界遗产——澄江化石似乎最有发言权。

“中国,2004年。一只蝴蝶振翅而飞,在夕阳下飞往抚仙湖北岸的帽天山。蝴蝶越过绵延山岭、盘山公路,飞过发掘出古生物化石的土褐色页岩面,翩翩飞舞在磷矿厂的上空。”这是钟云科幻小说《灵海》第一章的开头部分。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当天下午,一场穿越时空的文化沙龙牵引着现场观众的思绪游走于现实与远古之间,勾起大家对未知世界的无限憧憬。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展览馆内座无虚席,来自省内文化界、出版界的专家和古生物爱好者、文学爱好者及新闻媒体百余人共聚一堂,听三位嘉宾分享交流:知名科幻作家钟云分享小说《灵海》的创作过程,探险家耿卫分享发现抚仙湖水下古城的故事,澄江化石地世界自然遗产管理委员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馆长陈泰敏推介新馆,畅谈如何讲好澄江化石故事。

18

分享交流会现场

《灵海》演绎抚仙湖与帽天山科幻故事

澄江帽天山是一座有故事的山。1984年7月1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侯先光在澄江帽天山发现了“纳罗虫”化石,向人类揭示沉睡了5.3亿年的寒武纪早期世界,澄江帽天山因此扬名世界。5.3亿年前,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经过漫长的沉寂后,地球生命史上一个惊人的秘密被逐渐解开,著名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就发生于此。

记者从交流分享会了解到,2016年出版的《灵海》获选中国作协主办的年度小说排行榜,成为登上排行榜前五名中唯一的科幻题材作品。《灵海》的创作背景就是神奇的帽天山化石和美丽的抚仙湖。作品深度描绘了未来星际战争、人工智慧、意识科学和宇宙云图。《灵海》出版后,激发了人们对世界化石遗产地的好奇心,很多青少年因此对澄江帽天山的化石产生了兴趣。

19

钟云讲述《灵海》创作过程

《灵海》创作与作者的“寻根”情结

《灵海》的作者钟云是玉溪人,他讲述了自己的创作历程。

“作为一个写作者,在这十多年里,悬疑类、社会类、爱情类的题材都写过,但总觉得还缺一点什么东西。后来我发现还是想写家乡的东西。我发现我的很多作家朋友,都喜欢把‘寻根’这个思路用上,就是最终会写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最熟悉的事物。就像莫言老师一辈子就写他的高密老家,最后拿到了诺贝尔文学奖。人人都有家乡情结。我老家是玉溪的,抚仙湖从小就来,也算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写了很多东西后,我就想,干吗不写我最熟悉的家乡、最熟悉的这片土地,这里有最好的气候、最好的水源。我们帽天山是世界著名的自然遗产地。这一山一水,山水相望,集天地灵气。每次我回家,都会找一个靠湖边有小院子的地方住下来。每天睡到自然醒,醒后就起来写作,一直写到下午。写家乡写什么?莫言写的是乡土文学,我想找最有特点的东西。2001年探险家耿卫在抚仙湖水下发现了古城,中央电视台来直播水下探秘时,我就被吸引了——干吗不写这个呢?潜水员在抚仙湖潜水发现水下古城,这就是很好的故事。神秘的抚仙湖水下古城,有很高的巨塔,还有残砖断瓦,很多神秘的古迹。只要耿老师上传在网上的日记,我每篇都看。当时我还不知道帽天山的化石。”

此后,一篇报道让钟云开始关注帽天山。“当我看到一篇报道,里面提到:帽天山寒武纪古生物化石是地球和生命的摇篮。我的自豪感一下就到顶了,这是世界级的。我立即查资料,世界上发现寒武纪古生物化石的地方还有两个,一个是澳大利亚,一个是加拿大布尔吉斯。我就想,我一定要写部小说,一定要拍部电影。第一步定故事,把它写成系列小说,然后做成很多东西,比如有声读物、广播剧等,把水下古城、把化石拍成电影,面向全国推广澄江。”钟云兴奋地说。

澄江化石同时吸引了作家和艺术家

接下来,钟云用一年的时间翻阅各种文献,了解各种古生物化石,他可以随口说出20多种化石的名称。随后,他又找了当时的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馆长陈爱林博士,从陈博士这里学到很多关于化石的知识。但对他灵感启发最大的,是云南知名艺术家、玉溪师院的张汉东教授。2013年的时候,钟云就找到张汉东教授,谈起要为抚仙湖、为寒武纪生命写本小说,而张汉东也正想以此作为艺术创作题材。他告诉钟云,无论是搞艺术创作还是文学创作,一定要有家乡情怀,一定要有生命的根,从艺术和故事的角度,把这个最牛的东西向世界推出。张汉东说要把寒武纪最著名的“云南虫”作为他艺术的命名,后来他把“云”字省了,叫“南虫艺术”。到现在七年的时间,他创作了大量的关于寒武纪的绘画、陶艺、木雕。钟云也写了三本小说,目前出版了两本。其中,《灵海》是从2013年准备,2015年开始写,2016年出版;第二本是2019年出版;第三本刚好写完,打算明年出版。这三本小说都是以寒武纪化石为主题来写的。

“‘灵海’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脚下这片土地在5亿多年前是远古一片充满生命的大海,但是是浅海。浅海处的寒武纪生物比较多,“云南虫”“怪诞虫”等。然后地质抬升,沧海桑田,陆地起来了,山脉起来了,它们就被埋在下面。所以小说书名叫《灵海》。”钟云如是解释书名的来源。

钟云透露,他与耿卫合作,正酝酿一部影视作品。该作品融合了澄江古生物化石、探险、科幻等元素,一旦推出,将对澄江化石宣传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澄江化石天生与科幻有缘

据介绍,澄江化石地世界自然遗产管理委员会因为“澄江小虫虫,你的小祖宗”这句口号的征集和推广在科普界引起大众关注,获得2019年“菠萝科学奖”,并受邀领奖,同时开展澄江化石的展示和宣传,主办方策划的宣传文案为:

澄江化石圣殿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人类从数万年前就开始了这样的哲学思索。20世纪,随着化石证据不断出现,进化论似乎占据了上风(尽管许多人的理解存在偏差,流传着“人是猴变的”之类说法)。1984年,古生物学家在云南澄江帽天山发现了一片庞大的化石地,为人类揭开了5.3亿年前地球生命史的一角。作为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例证,澄江生物群被称为“20世纪最惊人的发现之一”。

2019年,此处修建了“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向当时的人们讲述了一切脊椎动物的祖先:昆明鱼。5亿年前的海洋里,昆明鱼长出了原始的脊椎、大脑、心脏,冥冥中启动了智慧生物的史诗。

澄江圣殿,7727年在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基础上修建,落成于7729年。圣殿以展示化石、复原寒武纪风光的形式纪念祖先。如今每年有数百万人从各行星回到地球,只为了前往圣殿:对着昆明鱼的化石静坐冥想,寻找自我存在的意义。

这个展位或许能更好地帮你理解人在历史与自然中的位置。

“澄江是所有地球人的寻根之地,所以我们建了一个新的博物馆,试图向公众科普和宣传澄江化石地的价值,讲述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从这个文案可以看出澄江化石天生与科幻有缘。”陈泰敏表示。

耿卫:38次潜水探测水下古城

提起探险家耿卫,很多人就会联想到抚仙湖水下那座神秘的古城。1992年,耿卫在抚仙湖水底发现了人工建筑群。为了探明真相,耿卫先后38次潜入该水域进行探测。为了揭开这层神秘的面纱,中国水下考古队正式进驻抚仙湖,水下考古就此拉开帷幕。2001年、2006年、2014年进行了三次水下探秘,先后发现了一些有人工痕迹的巨石、建筑等,水下遗迹的“身份”扑朔迷离。

耿卫离开澄江整整五年后,于2017年又回到澄江。当被问及抚仙湖水下古城的面积时,他说,目前初步探测发现其面积比新中国成立前澄江县城面积大。他否认了抚仙湖水下浮尸的传闻,明确表示从未见过。

引入文学艺术蹭科幻热点 讲好化石故事

对于如何讲好澄江化石故事,陈泰敏侃侃而谈:“今天博物馆日的主题是多元、包容和平等。澄江化石顶着多个‘金字招牌’:‘生命摇篮’、世界古生物圣地、亚洲唯一的古生物化石主题世界遗产。但今天对于大众来说,它所产生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离大家的期望值还有很大差距。要讲好澄江化石故事,科普好澄江化石,说实话非常难。从1984年发现澄江化石到今年已有36年了,我们从2012年7月1日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到现在也过去8年,但其社会影响力与大家期望的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虽然不断努力,但我们的故事讲得还不够好。古生物化石尤其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这一学科‘高冷’的气质,决定了大家不容易走近它。所以,单纯依靠传统的科普方式是很难达到效果的,我们希望尝试引入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学艺术形式,包括蹭上科幻的热点。科幻对于科普来说,有着补充的意义,它们在快速传播的同时,也能普及一定的科普知识。”

博物馆计划打造科普研学基地

据介绍,投资63亿元新建的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是为了更好地讲好澄江化石故事。2014年,玉溪市启动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建设,计划建成集化石保护、收藏展示、教育普及、科学研究、休闲体验于一体,全国一流乃至全世界的精品博物馆。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展示了来自世界各地、各个地质时期珍贵的生物化石及标本3000余件,运用当下科技最前沿的柔性屏、透明屏、AR、VR、智能体感互动等技术手段进行展示,目前已基本建成,预计今年暑期正式对外开放。该馆的主要目标人群是青少年,致力于打造成深受青少年喜欢的博物馆。在硬件上,除了该馆独有的澄江化石外,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猛犸象、披毛犀、恐龙,以及非洲象、亚洲象、长颈鹿、狮子、水母等。在软件上,参观只是服务的一个项目,整个研学旅行计划三到五天。第一天在欢乐大世界的海洋公园和野生动物园参观;第二天上午,进入博物馆展厅参观,下午,在导师的带领、指导下,按照教学目标和任务,亲自动手参与采集化石体验;第三天,在馆内体验亲手修复化石,下午,到文化创意中心体验自然教育和生活科学相关的文化创意活动。此外,还有天文观测,青少年户外活动技能技巧训练,湿地、森林观察动植物,捕捉昆虫,制作标本。与一般博物馆单纯提供参观服务不同的是,澄江化石地自然博物馆提供更丰富多样的服务,注重动手、互动、体验等深度的科普研学。

澄江化石的现实意义

有现场观众提问:研究澄江化石除了探寻“人类从哪里来”,对于我们今天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陈泰敏表示,讲澄江化石故事实际上是在做科普,科普一般包括传播科学知识、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等。澄江化石除了传播科学知识外,最重要的科普意义在于科学精神的培养。首先,如何培养人的好奇心和探索精神。“人从哪里来?”这个问题几千年前就有人在追问,现在也有人在问,未来也要问。在探索“人从哪里来?”的问题上,澄江化石提供了重要依据,它的意义非常重要。在科学上,今天那么多人来研究它,是要了解地球生命爆发和演化。澄江化石既然能告诉我们“你是谁?你从哪里来?”的问题,我们更应该启发青少年思考“你往哪里去?”的问题,思行当下,畅想精彩未来,这是澄江化石科普希望传递的价值。(玉溪日报全媒体记者 蒋跃 文/图)

编辑:刘燕    审核:马儒文
分享到: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