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资金困扰野猪塘 百余村民饮水难

http://www.yuxinews.com 2013-02-07 00:22:48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野猪塘的蓄水让全村还能坚持一个月

存水如用完,挑水需要往返8公里,用时一个上午。

    在野猪塘中穿行,随处可见这种用于收纳雨水的装置。房顶的雨水沿管道最终汇入小水窖,成为村民们的饮用水。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马宇陶  熊长青  文/图)洼垤的缺水可分为资源性缺水和工程性缺水。资源性缺水指村子和村子周边的水源已经枯竭,无法再找到水源;工程性缺水则指村子和村子周边的水源虽然已经枯竭,但在一定距离内仍有水源存在,只是由于水利设施不到位,导致水源无法使用而造成缺水。位于洼垤乡最西边的它才吉村委会野猪塘村民小组的缺水就属于后者。 

   面对干旱,旱区群众除了会想出许多妙招集水节水外,对于工程型缺水的地方,兴建饮水工程是他们解决干旱的最有效办法。

   洼垤西边的它才吉村民委员会野猪塘组,原来的水源点已经干涸,这让全村160人的饮水成了问题。经过当地党委政府的努力,新的水源点终于在6公里外找到。如今他们面临的是:只要饮水基础设施到位,全村饮用水就不成问题。  

  蓄水最多能坚持一个月

  前来挑水的村民从不敢将水桶打满,因为他们担心打满了会在路上洒出来。      

   连年的干旱使野猪塘村口的蓄水池每到岁末年头就会见底。连日来,前来挑水的村民从不敢将水桶打满,因为他们担心打满了会在路上洒出来。

   移步到蓄水池边,大大的蓄水池即将见底,池中的水算不上清澈,水面上有不少漂浮物。村民告诉记者,其实去年11月水池中的水源就断了,现存的一点水是去年雨季留下来的。它才吉村党总支书记白金祥说:“野猪塘全村100多号人,不管怎么节省,水池中的存水再加上各家小水窖中的存水,恐怕也只能用一个月了,之后就只能完全靠政府拉了。这几年来,如果没有政府拉水,村民们的日子早就没办法过了。”

   据洼垤乡副乡长白永德介绍,与野猪塘一样,连年干旱让洼垤乡不少村落水源干涸,平常年份出水的多条箐沟已陆续断水,坝塘、水池、水窖等蓄水多年严重不足,大部分村组自来水供应不正常。截至2月4日,洼垤全乡86个库塘(大水池)中,蓄水较多的只有坡垤坝,其他坝塘蓄水都很少,部分处于干涸或半干涸状态,连保障洼垤集镇供水的横山水库蓄水量也不足1万方,而新修建的海子田水库蓄水量约为0.5万方。全乡4000多口家庭小水窖(水池)蓄水量不断下降,农业生产用水水窖蓄水量大部分不足20%。目前,自来水供应正常的自然村仅有19个。       

  资金成解决饮水难关键

  副乡长白永德说:“只要引水工程资金到位,解决这些村落的饮水困难将不成问题。” 

   白永德说:“目前,我们已在距离野猪塘村6公里半外的地方找到新水源点,但要解决村民的饮水困难,尚需近15万元的饮水工程建设资金。与野猪塘一样,同属它才吉村委会的邑尼都村民小组在3公里外也找到了新水源点,饮水工程计划用资11万;坡姑村民小组和依里干村民小组的扬程提水计划,则需要资金50万。”

   “几年来,洼垤人不断完善饮水工程,成功解决了一些村落的工程性缺水问题。由此可见,解决工程性缺水关键是资金,只要饮水工程资金到位,解决这些村落的饮水困难将不成问题。”洼垤乡的副乡长白永德说:“这些饮水工程目前已经上报,就等上级批示和资金落实到位后,工程立马动工,到时候将能够解决一部分自然村的饮水问题。”       

  小水窖大用处

  杨寿明说:“修建水窖时虽有政府补贴,但自己承担的部分仍是笔不小的开销,考虑到修建大水窖能够更好地保障家里用水,当时还是舍得出这份钱的。”

   引水项目和家庭小水窖,是干旱这几年来政府着力推进解决当地工程性缺水的主要措施。在野猪塘,已经建好的小水窖把作用发挥到了极致。

   在村民杨寿明家厨房里,桶、盆、缸等不同容器都装着不同用途的水。“灶上两只桶里的水是今天从村口水池里挑来的,这是饮用水;灶板下面缸里的是从自家水窖里挑来的,这是用来洗菜、淘米的;水缸旁盆里的是洗过菜的,留给牲口。”杨寿明一一详细介绍着。

   在大旱之年,杨寿明家的生活用水能够如此充足,完全得力于屋旁的水窖。他告诉记者,自己家里的水窖较大,能够装二十五方水,现在水窖里的水大概能用一个月。而据白金祥介绍,野猪塘村共有36户160人,如今每家每户至少有一个小水窖,这些水窖都是近五年建成的,政府补贴一部分、农户自己出一部分。水窖大小不一,大的可容水25方、小的容水5方。

   村子里错落有致的房屋旁大小不一的水窖都接有皮管,一端连在自家的屋顶,另一端接入水窖,民房屋顶也被设计成有一定倾斜度的面,以便雨季最大限度收集雨水。杨寿明说:“修建水窖的时候,我家花费了5000多元,其中政府补贴了2400元。虽然有政府补贴,但自己承担的部分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普通农村家庭来说仍是不小的开销,考虑到修建容量大的水窖能够更好地保障家里的用水,当时还是舍得出这份钱的。”杨寿明脸上暗露喜色,因为当初舍得花钱建大水窖,如今大旱之时水窖的用途越发凸显。

   据白永德介绍,近年来,洼垤乡修建了大大小小的水窖4000余口,在抗旱中起到了有效作用。目前,洼垤计划在全乡缺水严重的村组,再建设一批爱心小水窖等抗旱应急水源工程,同时积极组织申报一批事关群众饮水安全的大项目,加快推进人畜饮水安全工程的落实。   

  众村民正在自救

  杨寿明说:“若村口蓄水池干涸,我们就得去离村4公里的山箐里挑,所以我家现在也在想办法储水。” 

   虽然大容量的水窖在大旱之际显示了其效用,但看着水窖内的水越来越少,杨寿明仍显得很担忧。杨寿明说:“若村口的蓄水池干涸,我们就得去离村4公里的山箐里挑,一个来回8公里差不多就是一早上的时间,这样下来农活都干不了,所以我家现在也在一面想办法储水,一面看老天。”不过,据杨寿明介绍,山箐里的水原先是用来灌溉的,但是现在出水量也很少,他担心万一山箐里没水了,那就连挑水的地方都没了。

   目前的抗旱自救中,洼垤已对坝塘、水池、水窖等储水设施进行引渠、排灌。挑水较方便的缺水村组,党委政府引导群众自行人背、牛驮或用摩托车、拖拉机拉水自救;挑水不便的村组,则补助购买引水管、抽水机、运水桶等,尽量减少农户的旱灾损失。

 编辑:李海燕

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