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新闻调查
禁养区设立之后——
玉溪畜牧业的退与进(下篇)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3-2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禁养区划定后,玉溪畜牧业面临布局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弈好关键的几步棋,方能在绿色、高效和可持续发展之路上走得更远。

顺势而为  谋划新布局

“找一个地方,尽快把猪重新养起来,是这大半年来我最大的愿望。但是,我该到哪里养,总不能把猪圈搬上楼吧?”在澄江县,一位李姓养殖户告诉记者。这位养殖户话中有话。据了解,在当地新建的广龙小镇,农户住进了高楼。人有新房住,但猪却没了地方养。

近年来,澄江共关停养殖场1087家。粗略估算,这些养殖场每年产值累计超过2亿元。

没有人愿意看着如此大的一块“蛋糕”白白失去。然而,在环保的红线下,当地确实无法妥善安置这些养殖户。澄江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张荣明告诉记者,往西翻过老虎山,就是滇池流域,往东越过九村、海口,后面的群山属于南盘江流域,大多数区域都在禁养区范围内。鉴于有限的环境容量,澄江县委、县政府决定,不再规划新的养殖小区。

大量的养殖户因无法找到养殖用地而歇业。面对困局,澄江县部分养殖户选择“走出去”。在易门县浦贝乡,澄江县右所镇小街农民王杨林租了一块别人办好养殖手续的坡地,其蛋鸡养殖才得以继续;明顺奶牛场把400多头奶牛搬到昆明市嵩明县;还有10余家养殖场则搬到了昆明市宜良县狗街镇等地。

多年前,为解决种植业用地不足的问题,通海人走出了“打通海品牌、种全省土地、销全国市场”的外向型发展之路。当养殖业面临类似的问题时,一批通海养殖户也作出了类似的选择。

“2014年通海禽流感事件发生后,县委、县政府痛定思痛,对畜牧业重新进行规划布局,划定了禁养区,建设了4个养殖小区。”通海县农业农村局局长溥发高告诉记者,4个养殖小区满打满算,能够接纳60多家养殖场。这意味着,从生态敏感区退出的408家养殖场,大多数都进入不了养殖小区。于是,一批养殖户选择了到外地发展。

从杞麓湖畔退出后,通海县杨广镇镇海村5家养殖户把养殖场迁到与华宁县接壤的山区,蛋鸡养殖规模超过10万只。县内9家养殖户则在红河州石屏县的龙武和哨冲两镇落脚,建成30万只蛋鸡规模的养殖场。

近年来,到底有多少养殖户走出通海谋发展?仅通海县畜牧兽医股股长王勇能点出的养殖场就达30多家。

从生态敏感区退出的养殖户既有技术又有资金,抓住他们,对众多的山区县来说,无疑是难得的机遇。

正是由于接纳了滇池流域禁养区退出的大量外来养殖户,才带来了峨山县畜牧业的跨越式发展。峨山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县畜牧兽医局局长普朝洪告诉记者,从2008年起,滇池流域开始大面积限制畜禽养殖。随后,一批昆明养殖户先后到峨山发展,加上近年来红塔区和“三湖”周边县(区)养殖户落脚峨山,使当地养殖业小、散、弱的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变。

“根据环境容量,调整养殖布局,引导畜牧业向规模化生产、集约化经营方向发展,这是大势所趋。”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市畜牧兽医局局长王保才告诉记者,新布局将从三方面入手,一是促进畜牧业由坝区向山区转移;二是促进畜牧业从种植业区向林果业区转变;三是引导畜牧业由生猪、家禽类精粮型养殖向牛、羊等节粮型养殖转变。

新平县推进与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的40万头生猪养殖生态循环产业化项目。
新平县推进与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合作的40万头生猪养殖生态循环产业化项目。

近年来,我市引入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等企业,实施了百万头生猪、千万只肉鸡等养殖大项目,成为养殖业从坝区向山区聚集转移的重要推手。

审势而行  助推产业化

养猪只为过年、养牛只为种田、养鸡只为换钱,曾经是我市千家万户畜禽散养方式的真实写照。而经过多年的发展,玉溪畜牧业在不知不觉间经历了一场变革。

市农业农村局总经济师尹绍旺告诉记者,玉溪畜牧业从原来的家庭副业成长为农业的支柱产业,得益于规模化养殖的形成。新一轮畜牧业发展,必须做好区域化布局,走规模化生产、产业化经营、融合化发展道路,才能更好地完成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升级。

首先,必须走规模化发展之路。

玉溪养殖业的发展,伴随着规模化、集约化水平的稳步提升,以及由此带来的科学饲养水平和技术装备水平的提升。

近年来,对养殖户来说,变幻莫测的市场所带来的猪、禽、蛋烂价,以及来势汹汹的各种疫病,都是不利因素,而小规模的养殖户或许只要一个不利因素解决不好,往往就是浪打船翻的结局。直面市场风云、疫病防控和越来越高的养殖成本这三大难题,使广大散养户乃至小规模养殖户越来越吃力。

与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即将投入使用的家庭养猪场。
与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即将投入使用的家庭养猪场。

走规模化发展道路,能极大地提高养殖户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李发秀是峨山县甸中镇小河村委会觅池冲农民。2018年,他凑了100万元,并通过贴息贷款获得100万元,与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建设了两个养殖单元。“与大公司合作,可能利润会有所减少,但不用担心疫病,更不用担心市场,心里感到很轻松。”李发秀告诉记者。而与之相较的是,2018年,由于猪肉不但价低,还卖不出去,那些靠自养自卖的养殖户日子过得很苦,一些人连饲料钱都没有挣到。

其次,必须走专业化发展之路。

在通海,养殖的专业化来自配套服务。王勇告诉记者,在通海从事疫苗服务的组织有20多家,从事畜禽疾病诊治、运输、销售等养殖服务的人员,常年保持在3000―5000人。细致的社会化服务,有效提高了养殖的专业水平。

在新一轮畜牧业发展中,既要引导养殖户建设自动化生产线,实现饲喂、温控、加湿、拣蛋、除粪的自动化,还要在良种引进和培育、高品质饲料加工、疫病防控等环节有专业化的服务。

再次,必须走特色化发展之路。

在新平,自游自寨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名声渐显,每天都有许多人从县城开车到公司的养殖基地,只为购买禽蛋。据该公司总经理李道君介绍,公司以林下养殖的方式,在山林里放养了3000多只茶花鸡,平时只需喂少量的苞谷和菜叶,每天产蛋七八百个,每个蛋卖到2.5元,供不应求。

据易门县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李逢春介绍,特色养殖主要包括两类,一种是养殖品种上的特色,比如野猪养殖;另一种是养殖方式的特色,如明显有别于工厂化养殖的林下养殖、立体养殖等。

在李逢春看来,易门县以肉鸡和生猪为主导的优势产业发展方向不能变,但适当引导一些养殖户加入特色养殖的行列,既可带来畜牧业的差异化发展,又能推动畜牧业与文化、休闲、旅游等产业联结。

因势利导  推广新模式

华宁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县畜牧兽医局局长李波告诉记者,传统的养殖业总是同种植业结合在一起,农作物秸秆通过畜禽过腹还田的方式,实现了农业上的简单循环。遗憾的是,随着农业分工越来越细,种的不养,养的不种,最终种养分了家,而由此给农业发展埋下了许多隐患。

从种植业上说,玉溪紧缺的耕地资源状况,导致复种指数过高,对化肥的高度依赖,使土壤有机质不断下降,土壤盐碱化有逐年加剧之势。

从养殖业上说,因为农家肥丧失了用武之地,导致养殖粪污的处置稍一失当,便会引发矛盾冲突。在玉溪各地,前些年因为污水横流或冲天的臭气,养殖场被农民围堵的事时有发生。

资料显示,一头猪每天产生的粪便和尿液约2.5公斤,加上冲粪、冲尿的污水,粪污总量在10公斤左右。一个规模在100头的养猪场,每天产出的污染物就是1吨左右,日复一日,养殖便会成为环境公害。

有人曾说,垃圾其实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能不能把这些养殖污染物利用起来?答案起码有两个。一是作为农家肥,直接用于花卉、蔬菜和果树种植;二是提供给有机肥厂,作为生产原料使用。最高效便捷的利用方式,当然是重新把种养结合起来。

在红塔区大营街,刘开建是种养结合的实践者。2002年11月,投资270万元的建萍种畜有限公司建成投产,养殖用地只是18亩,但养殖场却种植花卉42亩、葡萄36亩、莲藕7亩,里面的一片洼地则挖成鱼塘养殖黑鱼。

猪场每天的粪便经沼气池处理,沼渣、沼液入地为肥。每年母猪下仔后,会产生六七吨猪胞衣,以往,无论如何掩埋,总是臭气冲天,后来剁碎作为黑鱼饵料,不仅解决了让刘开建感到棘手的问题,还让黑鱼成为抢手货。

刘开建的“猪-沼-花(果)-鱼”生态养殖模式,在玉溪开了农牧结合、种养循环的先河,这种模式为后来的许多养殖场所采用。华宁华大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养殖用地只有50亩,却有橘园170亩、葡萄园80亩,还配套建设了有机肥厂。种养循环,让华大牧业的路子越走越宽。据华大牧业下属的华宁福润园肥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蓓蓓介绍,进入盛果期后,柑橘年产量可达700吨,年产值280万元;葡萄年产量150吨,年产值超过60万元。

易门县十街乡是玉溪新兴的柑橘基地。柑橘产业起步之初,当地政府要求投资商建一个中型规模的果园,必须配套建设一个粪污处理场,在后来的实施中,改为建设配套的养殖场。

在十街乡流转荒山1200亩的易门县源生福冠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从种养结合的模式中获益匪浅。据公司总经理苏兆福介绍,种养结合,一是柑橘病虫害发生少,二是果形、品质和口味优于使用化肥的产品,三是由于连年使用沼渣、沼液,果园的土壤性状越来越好,每年还能省下10多万元的化肥钱。

元江县澧江街道那整社区大明庵小组的李院文在其500余亩的果园里配套建设养猪场,仅化肥一项每年可节省开支20多万元。
元江县澧江街道那整社区大明庵小组的李院文在其500余亩的果园里配套建设养猪场,仅化肥一项每年可节省开支20多万元。

在峨山、易门、新平和元江,目前同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建设的每个养殖单元,都采用了农牧结合、种养循环的新模式。新平县古城街道他拉社区孙家寨村民杨志学原来养羊,因养殖场在水源保护地范围内而被关停,后来与四川德康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投入130万元,建设利民养猪家庭农场。杨志学告诉记者,猪场后面建了300立方米的沉淀池一个,下面的山地打算种植姜、辣椒、南瓜,种植的南瓜主要用于喂猪。

尹绍旺说,此轮禁养区的划定,并不意味着高悬在畜牧业头上的环保“紧箍咒”已经取消。玉溪新一轮畜牧业发展,必须坚定不移走绿色、高效和可持续发展之路。

“未来的养殖业不仅要大力推广农牧结合、种养循环的模式,还应在更多的融合发展上下功夫。”在尹绍旺看来,通过引导和推进第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探索“产地销售+电商企业+城市终端配送”等融合营销模式、引导和扶持畜牧企业建立“互联网+畜牧”的电商平台等融合发展上下功夫,帮助养殖户进入互联网的快车道,玉溪畜牧业才能走得更快更远。(玉溪日报记者  邢定生)


【短  评】科学合理布局让畜牧业走得更远

□  汪启

玉溪人均耕地面积少,种植业受经营规模的限制比较突出。相对而言,畜牧业资本密集程度高、技术集约化的优势,在经营效益上更易于突破,从而在农业现代化中先行一步。

经过多年努力,玉溪畜牧业取得了长足发展,养殖水平名列全省前列。然而,近年来随着环境保护的升级,“三湖”周边县(区)畜禽养殖纷纷退出,对环境容量相对较大、畜牧业发展相对滞后的山区县来说,抓住机遇,接纳这些从生态敏感地区退出的养殖产能,这是山区县难得的发展畜牧业机遇。

禁养区的划定,并不意味着环保约束的消失。在畜牧业新一轮发展过程中,必须摒弃过去那种只追求发展速度和经济效益,而不注重环境保护等问题的模式。要使玉溪畜牧业保持生态、高效和可持续发展,必须要有新的措施和办法。

应该说,在玉溪,现代畜牧业正处于起步阶段,如何通过科学合理的布局,加快畜牧业转型升级,这是新一轮畜牧业发展中必须交出的答卷。在这方面,一些种养大户已探索出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比如,通过农牧联动、种养循环,既解决了养殖粪污的处理问题,又为农作物提供了优质肥料。

相关部门把绿色发展放在首位,继续深化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只有这样,玉溪畜牧业才能走得更快更远。

编辑:何蕾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