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新闻调查
禁养区设立之后——
玉溪畜牧业的退与进 (中篇)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2-2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禁养区规划水落石出,玉溪畜牧业又到了从新起点扬帆起程的时候。经受一波波退养潮的冲击,玉溪畜牧业如何谋篇布局?

一种业态两种景象

国家草牧业发展项目扶持峨山县大龙潭乡建设的施建安养牛场
国家草牧业发展项目扶持峨山县大龙潭乡建设的施建安养牛场

近年来,在退与进之间,玉溪畜牧业的发展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景象。

据市农业农村局统计,我市近年先后关停畜禽养殖场1507个,共涉及存栏生猪41828头、牛2123头、肉鸡和禽类296.58万只,羊23592只。除了澄江外,在红塔区、通海、江川等传统畜牧业发达地区,近年来接二连三的养殖场关停潮并未让当地畜牧产业伤筋动骨。与2018年全市估算的出栏肥猪、肉牛、肉羊、家禽数相比,退养给全市畜牧产业所带来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源于环境保护的压力,抚仙湖、星云湖和杞麓湖三大高原湖泊所在的县(区),由于环境保护的需要,畜牧业退养已成为必然选择。玉溪“三湖”径流区有农户18.53万户,农业人口55.3万人,耕地面积34.6万亩,人均耕地只有0.63亩,养殖户一旦退出,再想觅地重建养殖场困难重重,退养基本意味着歇业。

在我市几个坝区县畜牧养殖场纷纷关停的同时,我市几个山区县的一大批农户正陆续成为养殖业主,养殖业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在峨山、易门、新平、元江等山区县,随着华西希望德康公司等龙头企业的进入,一批大项目持续推进,112家农户与德康公司合作,正式签约建设家庭农场,建设209个养殖单元(每年出栏肥猪1000头为一个养殖单元),到2018年末,大多数养殖单元已经完成建设;此外,6个中央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项目、5个云岭牛示范场建设项目、10个市级种养循环示范场项目等在这些山区县实施,山区县畜牧业发展势头强劲,“风景这边独好”。

两种不同景象的背后,揭示出的是玉溪畜牧业正在重新谋篇布局。

“在生态保护的大义和大局下,‘三湖’生态敏感区养殖业的退出无可厚非。然而,在应该大力发展养殖业的山区县,部分行政领导对养殖业有意无意的轻视,不是个别现象。一个市政府主推的‘德康’项目,推了三年,到去年才有了一些实实在在的成果,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市农业农村局总经济师尹绍旺说。

在禁养区设立后,玉溪养殖业走到了十字路口。

重新认识畜牧业

养殖业为百姓餐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肉食
养殖业为百姓餐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肉食

经历了一波波退养潮后,玉溪养殖业似乎蒙上了一层“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迟暮之气。然而,畜牧业是否真的成了每况愈下的夕阳产业?

2018年,峨山县甸中镇松山村的一位李姓养殖户养了100多头肥猪,早该出栏的这批猪,直到春节前五六天才卖掉一半,原本外销的肥猪,只能自己屠宰后在本地市场上零售,紧赶慢赶,春节前才偿还了拖欠销售商大半年的饲料款。但让人意外的是,刚过完年,老李又联系了养母猪的熟人,预订了一批仔猪,准备新一轮的养殖。

跨过2019年的春节,便是传统的猪年。经过连续三年低价潮的煎熬,我市众多养猪户都在期待着猪年能苦尽甘来,迎来一波利好的市场行情。

“这些年一起从事养殖的朋友,没有一个人愿意就此放弃。”澄江县凤麓街道玉凤社区的苗从光告诉记者,从2018年6月知道自己的猪场将被关闭起,苗从光就琢磨着如何把养猪场重新建起来。大半年里,他到过峨山、易门以及昆明市的宜良和红河州的弥勒等地,寻找合适的养殖地。

对于像苗从光一样从禁养区迁出的养殖户们来说,尽快把猪重新养起来,是大家一直以来的企盼。在红塔区和江川、通海、澄江等地采访时,记者问过十余名在禁养区划定后歇业的养殖业主,除了已改行做其他行当的两人外,其他人都表示,一旦有机会,肯定会继续从事养殖。

养殖业是朝阳产业还是夕阳产业?到了十字路口的玉溪养殖业该何去何从,选择奋勇前行还是往后撤退?当成百上千从未接触过规模养殖的山区群众下决心成为“公司+家庭农场”模式下的养猪人时,当成百上千正在歇业的养殖业主梦想着重操旧业时,当红塔区一位成功人士多方找寻无果而愿意拿出30万元佣金委托中介在本地找一块从事养殖的场地时,当某县部分群众因为相关手续办不下来,宁愿把自家山地变成猪场养“黑猪”时,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玉溪养殖业的问题,说穿了是发展水平还不够高,如何进一步发展的问题。”尹绍旺告诉记者,当玉溪畜牧业产值在农业总产值中的占比达到50%左右时,我们才可以说,玉溪现代农业真正踏入了发达地区的行列。

养殖业的发展水平是农业现代化的一个标杆。资料显示,发达国家畜牧业在农业中所占的比重一般为60%,部分发达国家的占比甚至达到90%。

2018年,玉溪畜牧业产值首次突破100亿元大关。按照省统计局反馈的数据,目前玉溪畜牧业仅占农业总产值的28%。不说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这个数据距离全国40%左右的占比也还有相当的差距。玉溪畜牧业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市畜牧兽医局局长王保才看来,畜牧业既是一个古老的产业,又是一个充满生机和希望的朝阳产业。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百姓对肉蛋奶的需求量越来越旺盛,畜牧业在改善营养状况、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王保才说。

据易门县畜牧兽医局副局长李逢春介绍,发达国家食品工业的原料来源,80%来自畜牧业,15%来自水果和蔬菜,5%来自谷物。畜牧业的发展水平之所以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农业发展程度的重要尺度,是因为它是一个承工启农的中轴产业,上连畜产品加工业,下带饲料工业和种植业,可以使农副产品层层转化增值。只有加速发展畜牧业,才能有效转化粮食和其他农副产品,同时带动种植业和相关产业的更大发展,实现农产品的不断增值。

据了解,对传统农业来说,养殖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通过“过腹还田”或者垫圈,绝大多数农业废弃物要么转化成肉食,要么变成肥料,这种循环能够使土壤盐渍化、农产品质量下降之类的问题得到解决。

新起点呼唤新业态

养牛可以把废弃的秸秆和低价的玉米转化为价值更高的牛肉和牛奶。图为元江万象庄园的云岭牛养殖基地。
养牛可以把废弃的秸秆和低价的玉米转化为价值更高的牛肉和牛奶。图为元江万象庄园的云岭牛养殖基地。

“禁养区的设立不会成为畜牧业发展的桎梏。退,是一种战略,是必须要做出的选择;进,也是一种战略。”尹绍旺告诉记者,在红塔区和“三湖”周边地区,经基本农田保护、林地保护、水土保持、环评这些环节逐一过滤,能够提供给养殖户的用地确实已经有限,但玉溪还有广大的山区可以从事养殖业。

尹绍旺认为,要进一步促进畜牧业发展,必须解决观念问题。

一方面,我们对发展畜牧业重要性的认识还不到位。除了外出打工以外,养殖业是农民来钱最快、最直接的途径。拿与德康公司合作的百万头生猪项目来说,5亩地建一个养殖单元,夫妻俩养1000头生猪,按照每头寄养费150元的最低标准计算,两口子一年便有15万元的纯收入。加快畜牧产业的发展,对乡村振兴和农民增收致富具有重大的意义。这样的理念应该成为各级政府相关领导和畜牧业从业人员的共识。

另一方面,必须扭转我们已没有空间来发展养殖的认识。建设一个养殖单元的5亩地不是真的无法找到,而是干部群众还有这样那样的顾虑,需要通过细致的工作来化解。当然,用地政策的瓶颈没有突破,基本农田保护和林地保护问题,在许多地方确实是养殖业迈不过去的门槛。这样的瓶颈首先需要我们用好、用活畜牧、林业部门的强农惠农政策,合理利用荒地、荒坡来解决。其次,可以通过政府协调得到解决。

通海县杨广镇村民沈永付新建的蛋鸡养殖场一投产便遇上了鸡蛋走俏的好年景。
通海县杨广镇村民沈永付新建的蛋鸡养殖场一投产便遇上了鸡蛋走俏的好年景。

在王保才看来,禁养区的划定对我市畜牧业来说是一个良好的契机,可以借此重新规划畜牧业布局,引导养殖发展方式转变。

一是引导养殖产业由坝区向空间更广阔的山区转移。结合我市生态环境、畜牧业资源和技术条件,统筹考虑畜牧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双重因素,科学布局养殖场,推动畜牧生产向环境承载能力更大的区域转移,形成环境匹配、产业链完整、市场竞争力强的产业带和主产区。

二是引导养殖户走规模化养殖的发展之路。千家万户散养的模式将逐步减少直至淘汰,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散养户无力解决养殖粪污问题,抗疫病和市场风险能力差,遇上行情好就一哄而上,行业稍有动荡就一溃而散,自己没赚到钱,还搅乱了市场。

三是推进养殖家庭农庄建设,进一步发挥龙头企业带动作用,带动养殖户走科技型、效益型发展之路,高起点发展,化解农户发展畜牧产业所需的技术、资金、市场等瓶颈。

四是大力推广种养循环,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推进“生态养殖+绿色种植”,实现“畜―沼―作物”(水果、蔬菜、中药材)一体化发展。(玉溪日报记者  邢定生)


【短  评】绿色发展,养殖业才能走得更远

□  汪启

2018年,禁养区的划定以及随之而来的对禁养区内养殖场的关停行动,注定会成为玉溪畜牧业发展的一个拐点。

许多业内人士表示,禁养区的划定对玉溪原本体量就不大的养殖业来说,完全是雪上加霜。然而,换个角度看,禁养区划定后,养殖活动远离了生态敏感区,受到的约束少了,养殖业的天地会更宽阔。

国家之所以要划定禁养区,目的不是让畜牧业失去生存空间,更不是扼制畜牧业发展。

近年来,看到养殖能赚钱,许多人便一哄而上,以原始粗放的方式从事养殖,很多养殖场粪便污水横流,不但成为污染环境的罪魁祸首,还增加了各种人畜共患病传播的风险。养殖业由此背负上了污染环境的骂名,导致行业风声鹤唳。

解决好发展养殖业与保护生态环境的矛盾,是事关畜牧业生死存亡的长远性和根本性问题。为此,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应加强规划引领和政策引导,在产业化布局上下功夫,在扶持和引导规模化养殖上下功夫,在推进标准化养殖上下功夫,着力化解畜牧业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结构性矛盾,逐步使种养结构、区域结构和产品结构调优调适,从而破解畜牧生产效能不高、养殖布局结构不合理、农牧结合不紧密、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水平低等问题,让畜牧业走得更快更远。

编辑:何蕾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