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新闻调查
玉溪网约车改革调查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10-3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网约车的便利,让人难以抗拒,而其存在的隐患,却又让人放心不下。网约车进入玉溪,无拘无束地发展了三年,有外地教训在前,改革确实势在必行。今年是网约车改革的拐点,借着全国改革的东风,玉溪网约车即将迎来一系列变化。

L_1540860102022288509
一辆网约车根据客户要求设定目的地,导航规划出线路,然后依此向目的地出发。

“火箭式”增长的背后

上午8时许,家住玉溪中心城区的刘星翰从家里来到位于玉兴路边的小区门口,一辆银色的凯美瑞轿车停在一旁。五六分钟前,他用手机叫了一辆滴滴快车,前往玉溪火车站。

家里经营着一个床上用品店,这两年,每隔十来天刘星翰就要乘火车前往昆明进货,打车便成了家常便饭。

刘星翰上车后,司机李师傅拿起手机,确认目的地后打开了导航。

“走东风路可能很堵,能不能走抚仙路过去?”李师傅指着导航规划的线路问。

在征得刘星翰同意后,李师傅启动了车子。不到二十分钟便到达了目的地,手机显示打车费用为18元,比规划的线路多了两元。而刘星翰使用了打折券后,他的这趟出行实际花了12元。

刘星翰所打的出租车,就是人们常说的网约车。如今,这样的出行方式已经融入了玉溪人的生活。

“网约车是网络时代的产物。”玉溪易达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经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授权,在玉溪成立客服中心,主要接受客户投诉。该公司总经理郭红波告诉记者,与传统的出租车有所不同,通过移动互联网及大数据技术支撑,网约车能为客户提供随时随地、专人专车的服务。乘客通过手机叫车后,不用在路边招呼,按照约定的时间到指定地点乘车即可。

在市公交出租管理处,记者拿到了一份网约车平台提供的数字。目前,玉溪中心城区网约车每日接单量在1.3万个左右,其他县(区)每日接单量约为5000个。据市公交出租管理处测算,每天中心城区整个出租车行业的接单量满打满算约为2.4万单。透过这样的数字可以看出,网约车已经占据了出租车行业的半壁江山。而从网约车在玉溪的出现到现在,不过三年而已。

许多媒体常用“疯狂扩张、野蛮生长”来描述网约车的膨胀速度,玉溪网约车快速发展的状况,也可用这八个字来形容。

市公交出租管理处副处长何金龙告诉记者,目前,玉溪境内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的平台有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云南悦途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万顺叫车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规模最大的“滴滴出行”,通过其平台注册的网约车数量约2.6万辆。

要知道,在网约车2015年进入时,玉溪巡游出租车的数量不过550辆。相比之下,网约车的增长确实是爆发式的。

记者采访发现,网约车数量能以火箭般的速度增长,并迅速切下了出租车市场的一大块蛋糕,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市场需求大。网约车能提供“专车”“快车”等多类服务,能够满足用户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因此消费群体越来越大。

刘玲华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从2016年8月25日跑第一单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已经跑了2万多单。

“有乘客叫车,当然不能停下来。”刘玲华告诉记者,自己工作时间很长,从早上6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候到夜间一两点才能回家。

旺盛的市场需求,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

二是入行门槛低。一直以来,只要没有三年内被扣除12分的记录、能够提供本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机动车行驶证,驾驶员通过网约车平台申请,即可从事网约车经营。

“基本上想进来的人都能如愿。”张师傅坦言,自己也开过黑车,但招呼客人很难,挂靠网约车平台后,情况就不同了。

三是分成占比高。以滴滴车为例,一单所得,网约车平台扣除25%,其余75%归驾驶员。

而传统的巡游出租车,因为有“份子钱”,还有各种费用和开支,每月下来收入会少很多。

“滴滴车的庞大队伍和消费群体,可以说,有大半是多年来烧钱培育出来的。”市交通运输局主管出租车业务的运输科科长沈素萍告诉记者,“滴滴出行”几乎每天都有针对驾驶员和乘客的优惠。

这一点可以从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公布的财务报告得到证实。据悉,今年上半年,“滴滴出行”业务亏损40亿元,但其用于驾驶员和乘客的补贴高达1460亿元。

“滴滴出行”的“疯狂扩张、野蛮生长”,成就了其如今的用户基数,但也埋下了安全隐患。

L_1540860102110869166
一家汽车租赁服务公司用于网约车经营的车辆

网约车何以让人心难安

今年8月24日,浙江温州20岁女孩被滴滴顺风车司机强奸并杀害。这起事件,距郑州空姐遭顺风车司机杀害案仅仅过去了三个月。

这两起恶性案件,把滴滴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让大众意识到网约车方便、便宜的背后,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风声鹤唳时,许多人删去了“滴滴出行”App,表示不会再打网约车。然而,一段紧张期度过后,众多消费者还是抵挡不住网约车便利服务的诱惑。

9月中旬,记者通过微信朋友圈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网约车依然是七成以上40岁以下人群短途出行的必选。

记者的同事李文雯不会开车,上下班、送孩子上幼儿园等都是靠出租车出行,是不折不扣的打车族。

“我住的地方比较偏僻,不叫网约车,根本就打不到车。”小李说,如此多的人依靠网约车出行,原因在于其运营方式确实人性化,让人难以割舍其服务:一是方便,点击手机就可下单,在哪里乘车、何时能上车,心里踏踏实实;二是价格便宜,需要多少钱,上车一看线路规划心里基本有数;三是服务态度好,乘客的评价直接关系到驾驶员接单多少,因此会倒逼驾驶员拿出最好的服务;四是网上支付更符合年轻人的消费习惯。

小李表示,因为知道打车平台和交管部门难以对车辆和驾驶员实施有效的管控和约束,安全隐患让人难以安心。因此,她宁可不吃晚饭,也会赶早乘车,不会在晚上乘网约车出行。

市民张天林告诉记者:“女儿经常上夜班,以前经常打网约车回家。现在,我宁可不睡觉,也要自己开车去接。”

在市公交出租管理处处长李勇看来,公众吐槽网约车,除了用户信息泄露问题、不符合运营标准的“马甲车”等乱象外,根本的原因有两个。

首先,网约车司机招录把关不严,导致从业人员鱼龙混杂。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网约车司机超过3120万人,但资质符合各地出台新规的仅有34万人,比例为1.1%。

深圳曾对18万余名网约车司机进行过一次清理,结果有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和吸毒等不良记录的司机达2000余人,还有近1000人刚拿到驾照就从事网约车服务。

其次,网约车平台在大多数城市并未取得许可,监管缺失。数字显示,目前共有78个网约车平台在全国不同城市获得经营许可证。78个平台中,51%在总部所在地取得许可证后,便在其他城市运营。

李勇告诉记者,不要说玉溪,就是像昆明这样的省会城市,“滴滴出行”也一直未在当地取得经营许可证,导致网约车实际上处于一种所在地主管部门无法监管的状态。

记者调查发现,9月以来,“滴滴出行”陆续推出了一些新的管理举措,一是每天营业前对驾驶员进行人脸识别,在确保人车对应后方可上岗;运营中也会随机对驾驶员通过人脸识别系统进行抽查,防止派单后换人运营。二是增加了录音功能及一键报警功能。三是从10月18日增加黑名单功能,司机和乘客都可以将对方加入黑名单,加入后,滴滴公司将在12个月内不会将双方匹配订单。四是为确保乘客夜间乘车安全,接单超过1000个的驾驶员,方可上岗进行夜间服务。

当问及玉溪有多少问题驾驶员和车辆被清理时,郭红波表示,这样的数字,只有“滴滴出行”平台那里才有。李勇告诉记者,玉溪网约车整改的具体情况,作为主管部门也无从得知。

“客观地说,网约车进入玉溪后,运营还算规范,没有恶性案件发生。”李勇告诉记者,没有出现大问题不等于没有安全隐患,毕竟“滴滴出行”虽然让问题频发的顺风车业务下线,并承诺将按照整改要求对从业司机进行清查和剔除,但是导致问题频发的根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L_1540860101910427324
“滴滴出行”在玉溪授权经营的玉溪易达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客服中心,主要接受客户投诉。

改革如何进行

李勇告诉记者,从市场供需来看,网约车的出现,盘活了分散的运力资源,弥补了城市公共交通运力的不足,同时满足了公众多元化的出行需求,如果其能安全规范运营,未来将发挥更大的作用。没有人希望这股服务公众出行的力量在无序和失管中沦丧。

网约车要兴利避害,改革势在必行。

2016年7月,交通部联合公安部等部门出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授权地方政府制定相关的管理办法。

今年8月3日,市交通运输局召开听证会,就《玉溪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听取社会各界意见,使出租车行业服务更优质、出行更方便、行车更安全。

10月11日,市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并通过了玉溪出租车改革的两个配套文件。作为其中一项内容,《实施细则》的正式实施已经指日可待。

《实施细则》明确了网约车主管部门及管理成员单位,涉及交通运输、发展改革、工业和信息化、公安、税务、市场监管、网信等部门。

“网约车的服务对象是人而不是货物,从管理上当然应该更严格、更细致。”李勇告诉记者,同其他城市一样,玉溪对网约车的管理,强化的是源头监管。

针对经营主体,要求网约车公司网络服务平台数据库接入出租汽车管理机构监管平台;在本地必须设立服务机构,拥有保障服务的办公场所、管理人员;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须办理经营许可证。

针对运营车辆,要求车辆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和能向公安机关发送应急信息的应急报警装置;车辆初次注册登记时间不得超过4年;车辆购置税的计税价格在10万元以上;须在车辆显著位置张贴网约车标识;按照营运客车类保险费率,投保交强险、赔付额度不低于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和乘客意外伤害险。

针对驾驶员年龄,要求男性60岁、女性55岁以下,身体健康;有本市户籍或者本市居住证;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无暴力犯罪记录;经服务所在地出租汽车管理机构从业资格考试合格。

“改革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建立引导、管理机制,消除安全隐患。”何金龙告诉记者。

据何金龙介绍,昆明网约车改革已经先行一步,已有11家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公司按照新规获得了经营许可证。

“可以预见,玉溪网约车新规的实施,将带来行业的整顿和重新洗牌,甚至会有阵痛发生。”李勇告诉记者,玉溪网约车新规还未正式开始实施,但已有多家公司来接洽。相信通过改革,网约车将为玉溪市民带来更加便利的服务。

驶出灰色的地带,网约车在玉溪城乡将有更广阔的舞台。(玉溪日报记者  邢定生)

短评

兴利避害让网约车走得更远

□  汪启

网约车从诞生至今,一直在争议中前行。

诞生于“互联网+”和“分享经济”的大潮,网约车市场以独特的优势实现了蓬勃发展。作为一种新兴的公众出行交通工具,网约车能迅速在市场上蹿红,受到公众追捧,并非偶然。从其出现开始,网约车便以方便、合理和人性化的服务,解决了公众“出行难”“出行贵”的问题。然而,在跑马圈地式的市场策略下,网约车“疯狂扩张、野蛮生长”,也埋下了令人担忧的安全隐患。尤其是发生的网约车犯罪案件,让公众对网约车改革的呼声越来越急切。

对网约车的不足,我们不能听之任之,也不能因噎废食。通过加强监管,堵塞漏洞,消除安全隐患,才是对网约车应有的态度。

目前,全社会在网约车改革的大方向上已经达成共识。让网约车盘活社会闲置资源、更高效地利用已有交通资源等,更好地满足人们多样化的出行需求。

可喜的是,玉溪相关部门在加强监管上迈出了坚实步伐,有了相应的管理规定,对网约车的进入提升了必要的门槛,建立了必要的运营细则。改革的目的,是要让网约车在承载起更多公共利益的同时,能更好地满足市民个性化、多样化的出行需求。当然,改革的推进需要各方面的通力配合。

希望网约车走得更好,走得更远。

编辑:王德有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