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遗址寻踪
者竜营盘山李文学起义遗址考证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07-0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4

营盘山李文学起义遗址占地一平方公里

5

遗址一角

新平县者竜乡集镇的后面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营盘山,山上有许多层层叠叠、弯弯曲曲的营盘故垒。故垒高约一丈、宽约一米、长约五六百米,方圆一平方公里,断断续续分布在营盘山上。有的故垒四五米处便开有笔筒粗的观察口,有的顺山势在密林深处延伸,有的连接悬崖峭壁。此刻,记者能联想起的是一句成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据查,哀牢山上不只营盘山上有营盘,光一个偏远的者竜乡就有六台营盘、老尖山营盘等五六个营盘,其中遗迹最多、规模最大、保存较完整的即是营盘山的营盘。是什么人在什么情况下修建了如此规模有序、易守难攻的营盘?

李文学起义军曾驻扎营盘山

六月底,在者竜乡政府宣传委员杨虹、文化中心王家祥等人的带领下,记者攀上了营盘山。厚实的城墙隐没在老林深处,形成了一个高大坚固、依山而建的营垒。诚然,因年久失修而部分倒塌,东南方向因风雨侵蚀毁坏更加严重;西北方向的城墙则保留更为完好。站在城墙上,营盘大门的影子依稀可见,营盘中还有用巨石砌成的、用于指挥或瞭望的高台。杯子粗的藤子以及厚厚的苔藓攀附在上面,显得古老而神秘;墙上还长出高大的栗树,像守望在城墙上的巨人,显得古朴而庄严。

在山里,恰逢遇到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哨所的毕勇。他今年45岁,是者竜乡庆丰社区小河头村人,在这里守山已经四年了。他说:“因为我家就在营盘山下,所以从小就到这里玩,只是听老人讲,过去因为战乱,便在山上建了营盘。小时候上山,山上是光秃秃的,现在长满了大树。营盘山海拔是2130米,后山上去最高是3126米,即哀牢山主峰大磨岩峰。”他讲不出更多的历史,但他推荐了他们村的一位老人迟忠美。老人识文断字,以前在村里当过多年的会计,他应该对历史更为清楚。

下山,找到今年79岁的迟忠美。老人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建营盘,只知道解放前,我们村子里有人会到山上守营盘,如果远远地看到土匪来了,拿出牛角吹一下,等到土匪再靠近营盘一些的时候,就吹两下,等到第三下牛角吹起来的时候,村里的男男女女就全部跑光了。”

那么,是谁建的营盘呢?据《新平县志》记载:咸丰九年,李文学起义,在此驻扎过。但是,可能还有一种推测,即本地叫营盘山,说明过去就有营盘。李文学起义时来到这里,可能把营盘山修得更为坚固牢实罢了。

起义军被当地“迟家军”击败

记者又找了几位老人,可是他们都说不清楚,只知道从小时候记事起,营盘山上就有营盘了。记者不甘心,回到新平县城,又找到对地方史研究多年,并多次到营盘山考察的任永坤老师。他说:“李文学、杜文秀等首领分别于弥渡、大理发动起义,随后李文学领导的起义军从安南州(今楚雄)进驻新平哀牢山深处,想凭借哀牢山高峰峡谷的险要,跟当时官军抗衡。没想到大势已去,这支充满传奇色彩的义军,最终被当地武装尉迟品义、尉迟东晓的‘迟家军’击败。从李文学、杜文秀的起义来看,都存在很大的盲目性,虽能威震一时却无法形成大的气候。现在我们看到的,仅是遗留在深山军营中的残骸,其英勇事迹已被雨打风吹去。他们曾经显赫一时,攻城掠地,震惊朝野,取得过一些胜利,但没有远大的政治目标,仅局限于眼前利益,最后在瞻前顾后中败亡,这就是当时农民起义军的结局。”

任永坤又说:“但是,如此规模的营盘城墙,似一道哀牢远古的风景,它向人们叙述着一支败亡的义军队伍不畏强暴、难能可贵的反抗精神。从这些密林故垒中,我们看到了远去的农民起义军的背影。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仅在时光的碎片里留下模糊的影子……我们找寻已久的故垒遗迹,却在此地画出了一个惊叹号!斑驳的阳光洒在古墙上,树的影子在高墙上摇曳着,我们的身影也融入其中,寻觅着远古的传说。”

是的,他们的铁骑踏过濮水,越过哀牢,寻求的仅是攻城掠地,他们只想占山为王,却不知道路在何方。营盘故垒、古墙遗迹,山风山雨中似乎镌刻着义军消逝的背影……(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刘燕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