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遗址寻踪
日寇细菌战殃及峨山近四百村民死于霍乱
—— — 抗战时期甸中霍乱灾难回眸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5-08-04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6
刘永贵

抗日战争期间,滇中虽然远离战火前线,但是因为日本侵略者在中缅毗邻地区采取灭绝人性的细菌战,施放散播大量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菌,也让峨山县甸中一带发生了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白土村霍乱。

据峨山史料记载:民国31年(1942年)5月,峨山县不少地方都发生霍乱,以白土村发病最多,先后死亡270多人,死绝数十户;其次是:田房村死30多人;小甸中死20多人;甸尾、龙凤、宝岩第村死亡三四十人。发病突然,传染极快、流行四个月,为当地有史以来所罕见,至今提及,人们犹谈“霍乱”色变。

日本侵略者在中缅毗邻地区施放散播大量的鼠疫、霍乱是怎么传染到白土的?当地的人们如何度过恐怖的120天?

霍乱,让一批一批的人们死去

白土村位于甸中镇的脊背山下,三乡河下游,是一个彝族聚居的村子,因村后有座白土山而得名。民国时期属峨山县第三区文兴乡。

记者先是找到白土村今年86岁的李凤息,老人大概身体不适,记忆有些模糊,只能讲出一个简单的梗概——那一年,有一个国民党逃兵逃到这里,生病死了,村里人把他抬去埋,后来就得霍乱,死掉几百人。随后,记者又找到该村今年85岁的刘永贵。他身体健朗,记忆清晰,向记者讲述了70多年前的那场霍乱。

那年五月的一天,有一个三十多岁、穿着半截裤、像叫花子一样的国民党老兵从滇西回来。在村里乱转,白天随处要饭吃,晚上抱一团草在街心边的小巷子里睡。见他生着病,村里人还是给他一碗饭吃,但是不敢给他来家里睡。他与街头巷尾的那些老人谈得来。见老人吹洋烟,他说,他以前也吹过洋烟,现在烟瘾发,十分难受,能否给他吹几口。村里的老人便给他抽几口洋烟。

四五天后,这位国民党兵死了。村民为不使其暴尸荒野,任豺狼撕噬,立即组织收殓掩埋于娃娃坟地。谁知参加殓葬的人随即被传染,抬他出去埋的人回来就发病了,先是发烧,后是上吐下泻,随后是喀血,四肢痉挛冰冷。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得了这种可怕的怪病。自此之后,凡参与对死者的殓葬祭奠者,无不先后发病,接下来人们一批一批地死去。

今天我抬人,明天人抬我

那时人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霍乱,对病理知识知之甚少。一般认为是得了“麻沙症”,即以刮痧、揉肚子、拔火罐、稻草香叶烟熏、口服棉籽汤和各种上泻草药治疗,但都无济于事。患者大都于发病后一天内死亡。不到半个月时间,瘟疫即由白土村向甸尾、小甸中一带迅速蔓延,在这些村寨中形成“今天我抬人(指死者),明天人抬我”的恐怖局面。仅白土村一村,每天都要抬出八九口棺材,李氏一家奶孙四人一天即全部死绝;甸尾村普联科一家五口,两三天即死绝。村外路边,到处是死人睡过的烂席子和焚烧后的灰烬。棺材用完了,便用木板和掼盆;木料用尽,只好用席子、被盖卷埋,顾不上给死者举行发丧、祭奠,而是随死随埋。后来,抬埋死人时竟无一个是男子而全是妇女。村村关闭寨门,派人守护水井,人们轻易不敢离家。

当时甸中一带虽有中西医馆,药店五六家,但都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病。随着疫情的蔓延,所有的中草医都害怕被感染送命而拒绝出诊。求医无望,人们只好寄希望于鬼神。开始是泼水饭,在院墙上画排墙鬼;后来家家关门闭户,门墙上由女人用左手盖上石灰印;大门头上倒挂纸剪刀、双台葫芦和仙人掌;男人不再参加抬埋死人,而由妇女头戴倒三脚(即用于支锅煮食的铁制三脚架)抹黑脸,不穿外裤、倒披蓑衣,倒抬死人棺材,认为这样可以“羞死鬼”;外出的人不得回家,回来的也都要先进三个厕所,以摆脱魔鬼的纠缠;过河要泼水三次以驱走病魔。所用这些办法当然都是无济于事的,不仅化装参加抬埋死人的妇女十之七八染病而死,就连那些平时自称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巫婆、神汉也未能脱此厄运。

经此一劫,白土村一带人口锐减,田园荒芜,村庄萧然。

刘永贵成了孤儿

记者问刘永贵老人,当时你才十多岁,你是怎么躲过霍乱的?

老人说:“我妈把我拉上山上的茅草房里去躲了半个多月。上山的还有其他家的小孩子,因为我们这里山地多,地里有窝棚。各家就住在各家的窝棚里。”

老人的母亲虽然让儿子躲过此劫,但是,她最后还是让霍乱夺去了生命。老人说:“到了第二年了,我母亲也是上吐下泻,拉血。本来我是和我姑姑睡在一起的,后来听到我妈说昏话,说鬼来啦。我问鬼在哪里,她说鬼在墙上,墙上有许多鬼在叫。我不敢与母亲住,便跑到另一房间睡。第二天醒来,见母亲没有了声气,缩成一小团死了。那时我父亲死了,小弟也死了,只有我一人,没有能力抬母亲,就把我家的将近一亩的田地也给了别人,让别人来帮忙把母亲抬出去埋了。”

成了一个孤儿后刘永贵一无所有,此后一直帮人放牛,自己学做饭,后来外出做苦工,直到解放后参军,才过上了人的生活。(记者  饶平  文/图)

编辑:郑静瑜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