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遗址寻踪
滇军抗日第一战—— — 党家庄之战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5-05-2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提及最先参与抗日的云南军队,读者可能最先想到的是1938年血战台儿庄的滇军60军。其实在此之前,滇军已经在华北参与了多次对日作战,其中发生在山东济南的党家庄抗日阻击战,因是滇军抗日第一战,且由玉溪人金汉鼎和唐淮源共同指挥而更值一提。

1927年5月初,国民革命军开始扩军,在北伐战争中一战成名的独立第十六师扩编为第九军,下辖第二十七师、二十八师、二十九师,金汉鼎任军长,唐淮源任军部总参议。朱培德则升任江西省政府主席兼第五路军总指挥,统领第三军和第九军。1928年1月,第九军改编为第三十一军,金汉鼎任军长,唐淮源任副军长。

1928年4月,北伐战争进入第三阶段,北伐军第一、二、三、四集团军分别从津浦路、京汉路、正太路进攻奉、鲁两系军阀的联军。

早在1928年3月初,江西右翼总指挥朱培德接到一个命令,让他组织一个军沿津浦线协同友军北伐。他与第三军军长王均、第三十一军长金汉鼎商量、谋划后,决定从他统辖的两个军各抽出一部分部队,组成一个军,打第三军的番号,由金汉鼎任军长,唐淮源任副军长。不久这个军就起程向北开进。4月,按照部署分工,第三军被定为北伐军第一集团军的总预备队,继续向北挺进。

5月4日上午,第三军到达距离济南城20里的白马寺附近,这时金汉鼎和唐淮源接到了蒋介石的手令,要第三军不准进入济南城,退回泰安待命。这个手令让他们有些不解,既然此次北伐的目标是讨伐奉鲁联军,到了济南城外,为何又不让进去?其实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日本人插了一脚进来,企图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

那个时代的奉鲁军阀的后台老板就是日本,北伐军向北推进,进攻张作霖,日本便害怕其在中国北方,尤其是山东的“特殊”利益会受到侵犯,便找了一个保护日侨的借口,出兵山东,占领青岛、济南、胶济铁路等战略要地与交通线。5月3日,日军像一头发疯的野兽,闯入济南城,肆无忌惮地抢劫、放火、强奸、屠城,野性、兽性显露无遗。这群灭绝人性的东西血洗了济南城及周边地区,中国人死亡6100多人,受伤约1700人,经济损失约2962万元,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国耻事件——济南“五·三”惨案。

日军在中国军队眼皮底下犯下了天理难容的罪恶,北伐军的统帅蒋介石却下令“日军向我开枪,无论如何不准抵抗。”日军见北伐军不作抵抗,就更加胆大妄为了,这让金汉鼎、唐淮源这样有良知的将领感到愤恨不已。

5月5日,蒋介石来到济南以西的党家庄与第二集团军司令冯玉祥商议北伐军的进军方向,一致决定,北伐军绕过济南,再渡黄河北上。此时,日本人已经探知国民党党政军重要人物齐聚党家庄的消息,便出动骑兵、坦克突袭,并用机枪向津浦路上的列车车厢扫射,企图一举消灭南京政府的首脑人物。

5月7日,金汉鼎和唐淮源又接到蒋介石的手令,命令又变了,要让第三军从齐河方向渡过黄河,与前方部队取得联系后,继续北进。第三军得到命令后,金汉鼎带领第八师、军部工作人员和特务连经党家庄渡过黄河,唐淮源则带领第二十八师警卫团、二十五团、炮兵营、工兵营、担架队、通讯队随后跟进。第二天,日军便开始炮击党家庄车站和清真寺,一时间,老百姓惊慌失措,牵着小孩,背着包袱,赶着牲口,向山里躲藏。金汉鼎和唐淮源都是久经沙场的人,越是紧张时越沉得住气,他们第八师一个团快速占领有利地势,打击来犯之敌。早上9点,敌我双方激战正酣时,金汉鼎拨通了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的电话,向他汇报战况。而总司令却让第三军不准抵抗,后撤至崮山警戒。金汉鼎一听,怒火中带着云南人特有的牛劲,顶撞道:要退也要打一仗再退,否则将蒙受重大损失。总司令拗不过他,准许第三军到晚间八点再后撤。

有了这道命令,金、唐两人便指挥部队与日军强攻对垒,放手一搏。敌军的兵力就一个联队,却配有一个骑兵中队、六门山炮、十二挺重机枪、三十六挺轻机枪,而第三军有八个步兵团,装备虽不如敌军,兵力却有绝对优势。日军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向第三军的阵地猛攻,他们哪里知道对手是从云南高原走来的滇军,最擅长打硬仗,头几次冲锋,都因第三军将士的顽强反击而受挫,无法向前推进。随后,日军改用骑兵,向第三军阵地两侧发动偷袭,这一招,金汉鼎、唐淮源早已料到——他们两人都是云南讲武堂的优秀学子,教官清一色是日本留学的士官生,对日军的战法早已烂熟于胸,因此他们早早就在阵地两侧的麦田里埋下伏兵,日军骑兵一到,只听麦田中步枪齐响,敌军人仰马翻,钢盔、马刀撒了一地,日本人这下才体会到了滇军的厉害。

步兵、骑兵的进攻都失效了,又改用炮兵攻击,密集的炮火向第三军的阵地打来,一分钟内落下的炮弹多达六十发,敌人却始终没能突破我军的防线。第三军在党家庄防守到晚上八点,才遵从司令部的命令撤出阵地。这次战斗,击毙、击伤日军近百人,缴获步枪九支、刺刀六把、马刀九把、钢盔十一顶、日记二十三本……第三军也付出了阵亡九人,伤七十余人的代价。这是滇军与日军的第一次正式交手,同时也是唐淮源第一次指挥部队与日军作战,是十年后无数次重大战役的预演。

北伐结束后,南京国民政府对全国的军队进行了整编,非蒋介石嫡系的第三军缩编为第七师,师长王均(兼),第三十一军缩编为第十二师,下辖三十四旅、三十五旅、三十六旅,师长金汉鼎,副师长唐淮源兼三十五旅旅长,同时仍兼任中央军校南昌分校教育长。第七师、十二师合编为第三军,王均任军长,曾万钟任副军长,张鉴桂任参谋长。

从1929年起,第十二师便陷入了军阀混战的泥塘,直到抗战暴发,这支部队才由唐淮源率领,奔向抗日主战场,在娘子关战役、中条山战役中,为国为民立下了不朽功勋。(怀斯人)

编辑:郑静瑜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