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遗址寻踪
“前卫事件”始末回顾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5-04-2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皇阁寺内矗立的石碑,向每位来到这里的人讲述着往事。



皇阁寺是以前的革命武装部队驻地。对于赵景轩来说,他熟悉这里的一砖一瓦。独自坐在门槛上的他,总会回忆起那时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1948年,中国革命节节胜利,云南全省革命浪潮高涨。当时,还处于国民党控制区的江川人民盼望着翻身解放。在与当地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日子里,前卫镇的20多名革命者惨遭杀害,人们将它称之为“前卫事件”或“台桥事件”。时隔60多年后,记者再次来到前卫镇探寻那段尘封已久的历史。

占领镇公所

4月的正午,明晃晃的太阳照在前卫的街道上,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村中安静、古朴的气息。在如此祥和的生活氛围下,谁又知道60多年前发生在这里的流血事件呢?要知此事,还得从江川地下党工作说起。

据史料记载,1948年,在昆明经过“一二一”运动锻炼的邢若铦经地下党组织动员,于3月回到家乡桥街镇,担任桥街镇中心小学校长,建立了江川革命工作据点。同年8月,邢若铦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江川开展筹建江川县地下党的工作。

同年9月以后,省工委派参加过昆明“七·一五”反美扶日爱国学生运动被捕获释的潘翼天、槐可荣等到江川,开展革命工作。利用教员这一合法身份,他们在桥街、台山等地(台山镇、桥街镇即今前卫镇)秘密发展地下党员及民青成员杨兴汉、刘朝相、赵鸿寿、杨本堂、黄玉柱等人,并使革命星火迅速燃烧起来。1949年春,江川县工委成立,槐可荣是成员之一。10月新中国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挥师南下。11月中共江川县委成立;下旬,槐可荣向台山地下组织传达指示,要求积极发动武装暴动,拖住敌人后腿,好让解放大军进军西南。

为了扩充和加强地下党力量,民青成员范朝良对冯家凯(江川县山区联防大队长)作了动员,并把他所率的40多名壮丁纳入地下党武装范围。据记载,1949年12月12日,槐可荣、杨兴汉等按县委布置于14日在台山、桥街两镇同时起义,将台山的力量分为三线:一线公开暴动直接攻占镇公所,桃溪、张伍营、业家山、上邑村的地下力量作外围防护。二线以前卫为主,半公开地作为同情暴动者给予支持。三线以渔村为主,负责收集情报给第一线。

12月14日夜11时,杨兴汉等主要人员在前卫三元宫聚集武装队伍60多人,并于15日凌晨顺利地解放了台山镇公所。由于解放台山镇代表了群众的根本利益,第二天武装人员就发展到近200人。由此,拉开了“前卫事件”的序幕。

革命武装遭围剿

今天,在前卫镇政府前的广场上,有一座供人们纳凉的凉亭。每到正午时分,这里总会聚集很多上点年岁的长者。在这里,记者碰到当地人赵景轩,现年84岁,他过去是民主青年同盟成员。巧合的是,他曾在“前卫事件”中得以生还,说起过去的事仍然历历在目。

台山镇解放后,1949年12月17日国民党江川县长王开宇,于当日凌晨派县常备队一中队和政警队以及镇丁、壮丁等300多人,对台山镇(即前卫)进行反扑,直逼革命武装部队驻地皇阁寺。

“我当时在栅子上看见国民党几百人从业家山打着手电筒往我们这里集结,我马上跑回皇阁寺报告。国民党兵来到我们栅子不远处便开始冲锋,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们开枪还击,但因为寡不敌众,一些同志还是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我是躲到一个草堆里才活下来的。”赵景轩老人描述着。

革命武装在冯家凯、杨兴汉等人的领导下进行顽强抵抗,并先后五次向县委邢若铦求援。但终因敌军封锁严密,县委派来的人无法进入前卫救援。最后,皇阁寺失守,冯家凯英勇牺牲,杨兴汉等战士被绑押至前卫中寺内。

此时躲在草堆里的赵景轩也被敌人发现了。“国民党兵叫我出来,我一出来就被绑了,他们扒光我的衣服,押往中寺。”赵景轩这样说。

经历最长的两小时

关押革命武装战士的中寺位于前卫老街上。84岁的赵景轩一进大门便认出了当时捆他的那根柱子。“被抓的战士都被扒去衣服。我和另一位战友被捆在这根柱子上,寺里大概绑了60人左右。柱子不够,敌人就把其他人赶到天井里,叫他们躺在冰冷的地上,叫嚷声、辱骂声响成一片。”赵景轩回忆着。据记载,当时按王开宇的指示,台山镇地下党领导人杨兴汉等人被押到前卫村旁的河边残忍杀害。

在中寺的天井里,赵景轩独自仰头环视着周围说:“我在这里被绑了两个小时,那是我一生中最难熬最漫长的日子。那时,我在想还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那天的情景,如今他依然记忆犹新。

“一个国民党军官从外面提着马刀进来,破口大骂我们。后来,前卫一个姓邓的医生来到中寺把我给保了出来。”赵景轩说。

据史料记载,寺中剩余的战士,由县常备队一中队捆送到国民党县政府,关进监狱。后因告密,部分人员被杀害。在这次事件中,革命武装人员有20多人牺牲,他们的鲜血染红了前卫镇的土地。

1949年12月22日,王开宇派人到玉溪专署,请人接管江川。经谈判,达成协议,释放了“前卫事件”被抓人员,并向死者家属赔礼、道歉等。至此,“前卫事件”划上了句号。20多位烈士离开我们已经60多年了,他们为革命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如今,矗立在皇阁寺内的石碑以它特有的形式向后人讲述着这里的故事,诠释着革命的意义。(记者  顾世丹  文/图)

编辑:郑静瑜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