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遗址寻踪
记者探寻烈士故居 后人追忆先辈事迹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11-0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赵小峰故居

赵小峰大儿子赵联城为记者讲述记忆中的那些事。

   赵小峰是易门县地下革命活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48年12月7日,赵小峰在激战后被捕。1949年12月16日下午,他从容就义。

  近日,记者来到他的家乡,探寻烈士故居,追忆先辈事迹。

  “慢慢体会到学校里有了革命的思潮”

   赵小峰故居位于易门六街旧县大村赵家大院内。这里也是他早年生活和开展地下活动的地方。

   跨进他的故居,这是一个很大的宅子,房屋为土木结构。硕大的院子空地上铺满了玉米棒和晾干的辣椒。屋里的人们正忙于农事,见记者到来颇为惊奇,在得知来意后便显得从容了许多,也和记者笑谈起来。在交谈中记者得知,赵小峰大儿子目前的居所就在离故居不远处,记者决定采访他,从他口中还原一个真实的烈士。

   初见烈士的后人时,他身着一身迷彩服,步伐矫健,一看便知当过兵。

   “我是赵小峰的大儿子赵联城,今年74岁。我的父亲体型微胖,中等身材而且身体很好。我记得他是在解放易门时牺牲的,至于具体时间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因为我那时还小。”赵联城在院子内找了个地方坐下,介绍起自己的父亲来:“我父亲于1902年9月出生于旧县大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自幼勤奋好学,曾在省立联合中学、昆明国立中学教师进修学校语文系就读,成绩优异,于1928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以教书为掩护开展地下革命活动。1929年,他辞去滇军第五团秘书工作返乡,在县立高等小学任教。1930年,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后,打入国民党县党部,任执行监察委员。1931年11月,他担任易门县清理财政委员会委员。”

   赵联城告诉记者:“我和我父亲以前是住在易门县党部里,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带着我回到了旧县。当时因为这里没有学校,我的父亲就在李家祠堂里开办了高等小学,我也在里面上学,有两个班左右的学生,具体数字已经记不清了。那个时候我父亲表面上虽然是教书,但实际上是做地下革命工作。我还记得,学校开办后还来了两个小街的老师。这两个人一来就问要不要他们在这里教书,父亲一听就同意了。”

   赵联城笑了笑又道:“他们说是教书,实际上是来联络的。这两个人来了以后学校里的气氛就不一样了。他们教我们唱歌跳舞,这些歌都是一些革命歌曲。在学校里,老师管我们管得很严,早晚都要出操,到了晚上还有紧急集合。当时我们就背着背包围着村子跑一圈,要是谁掉队就要被惩罚。我跟不上他们落在了后面,就被罚去浇菜地。”

   赵联城对在学校时的记忆犹新:“我们当时不知道什么是共产党,也从来没听说过。上课时老师就问我们:‘同学们,我们当前的敌人是哪些?’我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是老共。’老师说:‘不是,你们说错了,我们当前的敌人是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说到此处老人笑了起来:“我当时有八九岁。那时不懂这些,后来才慢慢体会到学校里有了革命的思潮。”

   据史料记载,赵小峰回乡后在1934年、1947年,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力促县政府在旧县书院和乡贤庙(李家祠堂)创办了县立第三高等小学,他任校长兼教师,并以诗、书、楹联做武器,唤醒群众,打击敌人。

   “今晚枪响不要怕”

   据史料记载,赵小峰在1948年创建“旧县地下兵工厂”,为上定乡游击队武装起义提供枪械修理及弹药供给,并于同年11月组织“农抗会”成员进行武装起义。

   据记载,1948年11月22日夜,上定乡(今小街)农抗会组织武装起义(史称上定乡游击队起义),陈光华、苏占臣等带领地下武装50多人包围了上定乡乡公所,活捉副乡长董有能,俘虏乡丁并缴获长短枪20多支。上定乡游击队在孙兰英、赵小峰等领导下成立了游击队总部,下设三个中队,组成一支200多人的革命武装力量。

   “起义那天,我在家里睡着,而我的母亲也在家里。我发现母亲那天晚上老是站在窗口旁边向外张望。我问我母亲为什么今天老站在窗口。她告诉我:‘你爹说,今晚枪响不要怕。’过了一会枪响了,响了3次。我第二天去学校上学时,学校里都是人。我进去后看到有一个女老师和两个小街的男老师一排地站着。我到后来才知道,孙兰英也在这些人当中。我父亲后来才进来,他手里提了一支七九步枪,还上了刺刀。父亲跟我们说,不读书了,回去吧。之后,我便回到了家中,而我父亲就带着队伍去了窝德,听说要去打铜厂。”赵联城说。

   对于这部分历史,在相关资料中这样记载:11月28日,游击队在铜厂山头、米茂锅盖山打败了前来“进剿”的易门县常备队。

   赵联城说:“在战斗中,因父亲带领的队伍有红旗,国民党军队就用机枪专打红旗。父亲便把红旗插到其他地方,让机枪打。同时,又派一个小队绕到敌人附近,并叮嘱说:‘同志们,当兵的不要打死,他们都和我们一样是穷苦人出身,是混口饭吃。当官的可以打死。后来,不知为什么,国民党军官知道了这个事,便把自己的军装换给了士兵,以便逃脱。’”

   在取得胜利后,12月4日,游击队又在亮山打败常备队。而12月5日,又在窝德击溃前来“进剿”的禄丰县常备队,活捉带兵军官邬文漠。12月7日在敌人“进剿清乡”的激战中赵小峰被捕。

   对于赵小峰的被捕相关资料中这样记载:“在12月7日这天中午,赵小峰与10多名游击队员从老鹰窝山向窝德方向转移。当他们到窝德梨头房箐时,被埋伏在龙潭村后山林中的工兵营二连发现,一时枪声大作,其他队员向山上转移。由于赵小峰年纪大跑不动,和号兵金天喜被俘。”

  “当时来看他的人很多”

   “我父亲于1949年12月16日下午被工兵营枪杀于文昌宫后,时年45岁。”赵联城说到此处显得有些沉痛。

   “父亲被捕后,国民党兵来过这里抓人。他们来的时候,我和我的兄弟已经被送到其他地方躲了起来,但我母亲还在家中。我的外婆在得知要抓人后赶忙来通知她,叫她赶快去躲躲。母亲得知后便往山上跑,后面的国民党兵一边叫一边追:‘赵小峰的老婆往山上跑了。’庆幸的是母亲最后还是逃脱了追捕。再后来,躲避追捕的日子里,我和兄弟、母亲就躲在村民家中。但由于害怕,村民们也不敢要我们在躲下去了,我们只得寻求亲戚的庇护。父亲的死讯是我外婆告诉我们的。”

   说到这里赵联城眼睛有些红润,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说:“父亲死后就被抬回来进行安葬,当时来看他的人很多。在人们把父亲抬到后山时他们就停了下来。我去到那里,他们有的认识我、有的不知道。有人叫我喊喊父亲,拉拉他的手,那时候我虽然小但也会哭了。”

   在采访之余,赵联城带记者前往赵小峰以前教书的地方李家祠堂。步入祠堂,赵联城不时向记者介绍着:“我父亲以前就住在这个房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间破旧的木屋呈现在眼前,窗户、房门都已破败不堪,里面还堆满了杂物。目前,在赵小峰的故居仍有人居住,他的二儿子也住在这里。

   在解放初期,易门县人民政府为纪念他,曾将旧县乡改名为小峰乡。(记者  申进明  顾世丹  文/图)

编辑:郑静瑜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