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遗址寻踪
寻找孙兰英的革命足迹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11-05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毓俊小学所在地小街甲浦大村全貌

上定乡武装起义指挥部旧址(毓俊小学)

孙兰英(资料图)

 

 

 上定乡武装起义作战示意图

   1948年9月,中共党员孙兰英受滇中地工委委派到易门工作,并为易门地下党负责人领导党的工作。1948年11月23日,上定乡(今小街乡)组织武装起义,她得知后立即赶往该乡并领导了这支起义武装。在她的领导下,这支起义武装连续3次击败了国民党从易门、禄丰两县调来的常备队,但最终由于敌我力量悬殊,起义武装分散隐蔽。孙兰英因被叛徒出卖被捕,1948年12月18日被国民党杀害。

   近日,记者来到这位烈士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希望能寻找到孙兰英的革命足迹。

  积蓄力量

   据史料记载,1948年2月,昆明地下党组织决定,派“民主新联联盟”(以下称“新盟”)成员陈光华、龙德华(女)到易门小街毓俊小学以教书为掩护开展革命工作,发动群众反“三征”(征兵、征粮、征税),为开展武装斗争做准备。

   1948年8月,为加强农村革命工作,党组织又派在昆明中山中学读书,在“反美扶日”学生运动中被捕关押后出狱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以下称民青)成员苏占臣、李达三、陈纪等人到上定乡以教书为掩护,配合陈光华、龙德华开展地下武装斗争。

   “1948年7月,昆明各大中学掀起了‘反对美国扶持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以下简称‘反美扶日’运动)斗争,遭反动当局镇压迫害,许多爱国青年被捕关进所谓‘夏令营’(实为监狱)。易门小街飞家村籍的‘民青成员’苏占臣也被捕入狱。在狱中他相约同时被捕入狱的‘民青成员’李达三、陈纪、胡廷瑜、王绍希5人,从狱中翻墙逃出,后听到毓俊小学有人唱进步歌曲,便和陈光华、龙德华见面,说明他们参加‘反美扶日’运动被捕,是从监狱逃出来的。后陈光华到昆明向中共地下党的联络人吴亚松汇报工作情况时,通过组织确认他们的身份,苏占臣、李达三、陈纪3人留在小街地区工作,胡廷瑜、王绍希介绍到楚雄工作。吴亚松同时布置说,峨山已在积极做武装起义准备,上定乡也有可能继峨山后起义。”熟知易门革命史的魏正明说。

   据记载,1948年8月底,昆明地下党又派在云南大学附中的职员、中共党员杨克强(原名杨建倡,化名杨朴)和民青成员杨观涛等6人到易门县城中学和中心小学(当时校址在现在的城关小学)开展革命工作。

   同年9月,孙兰英受滇中地工委委派到易门工作,统一领导易门地下党的革命斗争。

  组织起义

   据史料记载,1948年11月上旬,孙兰英到上定乡小街了解革命活动情况及指导工作,分别会见了陈光华、苏占臣、赵小峰等,通报全国解放战争形势和峨山游击队发展情况。在此期间,孙兰英介绍苏占臣加入中国共产党。

   魏正明说:“孙兰英是昆明人,是在‘反美扶日’斗争中遭反动当局抓捕的学生,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后到滇中地委所在地峨山甸中工作。她来易门时也是经过乔装打扮。”

   据了解,孙兰英到易门时并非一人。

   “孙兰英,原名施佩英,昆明市人,自幼好学上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云南大学附中后,阅读了许多革命书刊,立志投身于革命。孙兰英来易门的路上,有3道关卡。其堂哥施文亮挑着酒,每到一个关卡就给看守的国民党兵一些酒喝,他们喝了酒后便让通行。这样一路下来,他们到晚上7点多才来到易门中学。之后,孙兰英交给了杨克强。因杨克强在易门也有些势力,便把孙兰英安排在易门中学教书,对外称她是因逃避家庭包办的婚姻才跑到这里来的。在学校教书期间,孙兰英还发展了一部分进步青年。”魏正明说。

   孙兰英到达易门之后,还曾去小街找过陈光华等人,在听取汇报后,她认为当时进行武装起义时机不成熟。

   魏正明告诉记者,1948年11月上旬,孙兰英、杨克强等人以星期六休息到小街找同学玩为名,出县城到小街检查工作,并与陈光华、苏占臣接上组织关系,听取了上定乡的工作汇报:已发展农抗会会员300余人,掌握了10多支枪。小街的同志提出武装起义的意见时,孙兰英肯定了小街地区的工作成绩,对武装起义问题她认为时机还不成熟。原因是,群众发动不够充分,而且小街离滇缅公路只有六七公里,离昆明也只有80多公里,一旦武装起义,敌人很快就能来到。其次是下一步工作主要是继续发动群众反对“三征”。

   会议结束后,孙兰英于第二天离开了小街。

   孙兰英回到县城后,因赵小峰在旧县、陈光华在小街的地下活动被民国县政府察觉,派县常备队特务长李树民带领两人前往上定乡旧县,以查收积谷情况为名侦察地下革命活动。

   “1948年11月22日,李树民等人来到旧县,赵小峰安排好李树民等人的食宿后,派李达三即刻送情报到小街陈光华处。陈光华、苏占臣等获悉县常备队到上定乡侦察地下革命活动的情报后,决定提前发动起义,并以毓俊小学为指挥部。11月22日夜,陈光华、苏占臣等带领地下武装50多人包围了上定乡乡公所,并叫李达三连夜返回旧县通知赵小峰赶快组织起义,并派人赴县城向孙兰英报告了起义情况,将孙兰英接到上定乡。”魏正明说。

   据史料记载,在赵小峰得知小街起义的情况后,立即组织农抗会会员50多人,于23日凌晨兵分两路同时行动。同时,起草发布了《云南人民解放军滇中纵队成立宣言书》。11月23日上午,在私立毓俊小学召开群众大会,宣布上定乡起义。下午,孙兰英赶到上定乡领导了这支起义队伍,在毓俊小学召开游击队负责人会议,决定以“云南人民解放军滇中纵队”为游击队名称,成立易门县游击队总部。   

  英勇牺牲

   11月26日,游击队举旗向十街、甸中进发,准备前往惠民镇(今铜厂乡)。11月28日至12月6日,在铜厂山头、米茂锅盖山等地和国民党军进行激战。但最终因敌强我弱,为保存革命力量,孙兰英决定将游击队化整为零,分散隐蔽待命。又因形势危机,孙兰英拒绝了要她撤离的建议,隐蔽于当地老鹰窝、小米箐一带。最终因叛徒出卖,她被捕于12月8日。

   在采访中,记者并未找到当时参加过起义的老人,但了解到孙兰英被捕后坚持不出卖自己的同志被残忍杀害。而生前国民党兵对她用刑的地方就在小街乡中心小学。

   小街乡中心小学内有一棵清香木,孙兰英曾被捆在这棵树上受尽折磨。

   据史料记载,孙兰英被捕后曾经被带到小街文昌宫(小街乡中心小学)进行审问。“在审问中,国民党兵把她吊在这棵树上,进行了骇人听闻的野蛮吊打、烙烫、竹钉钉指等手段,对孙兰英进行折磨。乡亲们看到她遍体鳞伤、鲜血直流时无不悲痛欲绝。但她以无比坚强的革命意志一声不吭,不屈不挠地和敌人进行斗争。经过近10天的折磨,审讯以失败告终。”小街文化站站长李德才说。

   记者在小街乡中心小学走了一圈,看到校内很多地方都张贴有同学们的画报等,内容以爱国和怀念英烈为主。

   据记载,1948年12月18日这天,国民党兵用滑竿抬着奄奄一息的孙兰英走出小街乡中心小学(原文昌宫),到旧县六里箐将其杀害,当时其年仅21岁。

  永被铭记

   采访中,记者为了想了解更多关于孙兰英的事迹,寻问了不少当地人。他们对孙兰英最直接的印象便是个子不高。

   在毓俊小学所在地小街甲浦大村村口,一位老人正坐在石板上悠闲地抽着烟。在询问之下记者得知,他曾在毓俊小学上过学,也见过孙兰英。老人叫王天福,今年79岁,他这样向记者叙述:“我在毓俊小学上了一年学,后来上不起就没上了。而正是我没上学的这年孙兰英来到了学校,记得那时我有16岁左右。因当时我已经没有上学了,我也是听别人说她是从易门来的。她过路时我见过她,个子不高、短发。至于她是什么时候来的我已经记不清,那时这里还没有解放,孙兰英来了之后有没有在这里搞过什么活动,我也不太清楚,因为当时还小,不知道这些。”

   77岁的村民李枝发告诉记者:“我也在毓俊小学读过书。孙兰英的打扮很一般,经常穿一件女学生装,一到星期六易门中学放假,她就步行到这里。当时她穿一双草鞋,来了之后到晚上12点左右就和陈光华等在毓俊小学楼上或灶房里开会,那时候我只有12岁左右。以前孙兰英在学校时教我们唱歌跳舞,她被抓以后,我们很难过,都认为很可惜。我们虽然想去看她,但都不敢去。我们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被国民党拉走的。”

   回想起以前的孙兰英,李枝发继续说着:“她很好玩,天真活泼,我们都喜欢和她在一起。”

   记者在村中注意到,不管是谁,只要一提及孙兰英都能多少讲上一段,可见她在当地老百姓心中的地位。

   而孙兰英曾呆过和被作为上定乡武装起义的毓俊小学,是一所土木结构的房屋,有两层,外面的部分土质墙体已经开裂,以前的屋顶、门框似乎还保持原样。屋子的正房已经被翻修过,并且挂有门帘有人居住。而两侧的厢房则房门紧锁,屋檐和木窗上挂满了蜘蛛网,一看便知已经许久无人居住了。

   据了解,毓俊小学原为甲浦大村地主王秉真的住宅,1947年王秉真将住宅改为学校,题名“毓俊小学”,并聘请教师为学生授课。而作为当地政府,为纪念孙兰英也修建了相关的纪念设施,以供后人缅怀这位为易门革命事业献出生命的革命烈士。记者  申进明  顾世丹  /图)

编辑:李海燕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