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 > 玉溪史话
解密国字号传统村庄它克村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3-01-23   进入社区    来源:   点击: ]

远看它克村,如同众多山区村庄一样,它静静地坐落在四面环山的野地间。

从房舍大门窥看它克民宅,古朴而深远。

在它克,这种百年老宅多达50000多平米。

重建的文星阁高大雄伟

保存完整的它克岩画

它克村原先的青石板路已在新农村建设中被厚厚的水泥层覆盖,其身上镌刻的历史记忆也被淹没。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张家春  侯燕  文/图)2012年12月20日,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由国家住房城乡建设部、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公布,全国646个村落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云南省有62个村落被列入名录,成为全国拥有首批中国传统村落最多的省份。在这些林林总总的传统村落名录中,就有元江县“它克”的名字,成为玉溪市唯一进入首批传统村落名录的村庄。在城镇化建设快速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的时代背景下,“中国传统村落”它克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又代表着什么样的价值坚守?怀着敬畏而忐忑的情愫,记者于近日叩开了这个国字号传统村庄的大门。      

  藏在大山间的传统村落

   小村庄躲藏在元江县东北部的大山间,在玉元高速路上并不得见,只有在路边村民的指引下,沿一条躲在山间的水泥路前行大约40分钟,水泥路的尽头就是它了。乍看,小村庄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同云岭高原、滇中大地上众多山区村庄一样,小村庄静静地坐落在四面环山的一片野地间,农田、树木、阡陌与土木结构的房舍构成了村庄的主体,多数人从事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远处聆听,鸡鸣狗吠的岑寂中偶尔也掺杂着一些农机汽车的轰鸣声。

   这个小村庄就是它克了。2012年12月,随着国家相关部门一份“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出台,它克村在全市6000多个村庄中脱颖而出,成为玉溪市唯一的当选村落。

   从村口经过大片的桃林和桔林,远远地就可看见大片土木青瓦的房舍了。沿着村中巷道行走,可见村民们荷锄、牧归或在家门口闲坐的场景,村中多古树,更多历史悠久的老屋。许多古树就长在巷道边、墙角下,老屋子多是那种门楼隽秀耐看的清、民南方建筑样式。透过一些斑驳的民宅门逢,可见古稀之年的老人坐在雕花刻凤的斗拱和窗棂下享受子孙绕膝天伦之乐的场景。随意推开一家民舍的房门,都可见许多饱含岁月沧桑的老物仍然被完整保存并被使用,有体量硕大、雕刻精美的红椿树供桌、乌黑发亮的八仙桌以及雕工精细的品椅,还有房屋内雕龙刻凤,斗拱、飞檐、转角和镂空雕花的窗棂装饰,置身这样的普通民居内,宛若穿越时光隧道,踏入了一个明清时代的书香门第。而这样的老建筑,在村落里多达50000多平米。

  在这个2000多人的偏隅村落里,也还有众多的文物古迹,有高大隽秀的文心阁,有“鼎立滇南”比肩“丽江木氏之万卷”的龙池书院,有代表宗族繁衍的温李两姓宗祠,有香火旺盛的关圣庙、观音寺、龙王庙,还有历经3000多年风雨侵蚀而未磨灭的史前古岩画——它克岩画。这些多得让人嘘嘘的文物古迹集中在这个小村庄里,倔强地证明着一个村落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坚守。 

  生活中的传统遗风

   作为一个传统村落,它克村的动人之处不仅在于村中传统民居和众多文物古迹的完整保存,其更大的魅力似乎还在于渗透于日常生活和村落活动中的文化传统。

   传统节日文化和祭祀活动众多是它克的一大风景。在它克,围绕着众多形形色色的文物古迹,村里至今保留着许多传统的文化节日和祭祀活动。传统的文化节日除了春节、中秋节、清明节和重阳节等一脉相传外,还有每年农历二月二的祭龙节,五月十三拜关帝,六月六的献田节,七月初七朝拜文星阁,正月初九的“上九会”,每逢初一、十五拜观音。列数这些贯穿于它克一年四季的礼俗家珍,不难发现,几乎每一个节日都与它克人传统的农耕文明相关联,并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相应的影子。祭龙节祈求农业生产风调雨顺,拜关帝表达群众的忠义情怀,朝拜文星阁则是它克人崇文尚学情怀的体现。

   它克村东有关帝庙,据说始建于康熙年间,历经多次火毁重建,至今仍然屹立在村中。每年5月13日,村民都会齐集庙里,虔诚地敬拜,真诚地祷念,以乡村人特有的方式,完成了一次濡及妇幼老小弘扬忠义的道德洗礼。在它克民间,关公千里走单骑、扶孤救主,过五关斩六将的故事至今仍广为流传。忠义,这个在现代文明秩序中几乎被人遗忘的传统道德观念借着关帝庙,以祭拜的方式在它克得以传承。

   在它克,对当地人影响最深的当属文星阁以及与文星阁相关的传统活动。现存的《文星阁碑记》显示,文星阁始建于清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当地举人温春荣为“扩文人心胸,开学士眼界”而邀约村内李、陈诸公“建阁于兹”,“以妥神圣之灵,以彰形势之盛”。自此,偏隅一方的小山村它克便有了代表着德化遗风的文星阁,崇文尚学的风气在当地也因此一直沿袭至今。每年农历七月七,村里人都会杀鸡宰牛,在文星阁举行隆重的祭拜仪式,祈求子女后代读书有成、金榜题名。事实上,对文星阁的敬畏切实地影响着当地人的价值观念,重视教育的风气在当地一直十分旺盛。传说该村自有史以来共出过9个进士,村里现在的村完小,其办学历史也可追溯到公元1911年。而据当地一份资料显示,自建国以来,该村共有上百个学子考取大学,走出大山,目前,村里仍有许多学子在省内外的大中专院校求学深造。

  它克人的文化自觉

   在它克村,虽然多数群众只是没有多少文化的普通山民,但随处可见他们对传统文化的遵守和对遗产保护的影子。

   在村内一个温姓民宅里,80岁的温秀珍老人告诉记者,他家的老屋和屋里的许多陈设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供桌是红椿木的,据说当时其先祖在打制供桌时,所花掉的银子与雕刻纹饰掉下来的木屑重量对称,多少重量的木屑就花了多少重量的银子。还有,宅中正堂两边的青石柱脚石铮亮光滑,据说也完全用银子打磨而成。先祖艰苦创业故事的片羽碎影,如此口口相传,让温家后人对先人遗产倍感珍惜,对老宅从未离弃,至今温家四世同堂,仍然共居老宅中。

   在拥有百余年历史的师德祥家,77岁的师德祥则以另外一种方式坚守着先祖留下的遗产。老宅结构精巧,内饰古雅质朴,富有文化内涵,几件红椿木制作的案桌凳椅也是精美绝伦。老人告诉记者,曾经有山外的人到家里,开价20万元,但他没舍得卖。即便是在文革期间“破四旧”时,他也想方设法没让红卫兵们毁掉。虽然自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但“留个念想”的朴素想法却让他坚持着把老屋和几件价值不菲的案桌凳椅以自然存在的方式留存下来。

   说起文化传统的继承和遗产的保护,在它克,不得不提两个人,一个是村委会主任胡兴华,一个是村民温衍武。

   胡兴华是土生土长的它克人。这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它克人,年轻的时候曾外出当兵,之后回乡干过农民,外出跑过运输,成为村里率先富起来的能人之一。1999年,这个见多识广的汉子当选村委会主任,在用实际行动兑现自己竞选承诺的同时,他开始了对它克乡土文化的收集整理。请县里的摄影家进村拍照,请省上的学者进村调查,动员村里的文人对掌故进行挖掘整理。2010年,在经过10多年的努力后,一本饱含着胡兴华及其他村人心血的乡村专著《它克——古崖画前的村庄》由出版社正式出版。期间,在他的主持下,村里还重建了先前被火毁的文物古迹文星阁。“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这么多财富,丢弃了可惜。”胡兴华这样解释自己的动机。

   92岁的温衍武则是村里名副其实的“活字典”,这个上过私学,能识文断字的老人,对它克村的历史沿革、风土人情和传说典故知之甚多,如今虽然年岁近百,却也耳聪目明,记忆清晰。村里原来有贞节牌坊、文星阁里对联怎么写、“上九会”的来历、龙池书院原为专事考试的“考棚”、龙潭的传说等,村里的许多历史和传说他都能清楚道来,村里在传统文化的收集整理上也都会去征询他的意见。他的存在,让它克村的传统传承多了一份自信。

  文化传承中的遗憾和冲击

   当然,它克村在坚守传统文化的同时,这个传统的村落在文化传承中也存在着许多遗憾。

   它克村中巷道原来全部由青石板铺成,不过,这些与村落几乎同时建成的青石板路,在前些年新农村建设中被厚厚的水泥层覆盖,其身上镌刻的历史记忆同时也被淹没。这也成为一直致力于村落传统文化保护的胡兴华心底的一份遗憾。虽然他也想恢复村中巷道原来的面目,但他要面对的也许并不仅是浩大的工程量,同时还要考虑对村民出行生活习惯的尊重。

   村中原先还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全石制贞节牌坊,为汉文化在偏僻山村它克传播的一个例证,上书“圣旨旌表”的石牌坊,曾经一度成为它克村独特的一景,过去常有四邻八乡的乡亲专程前往它克观看。遗憾的是,石牌坊在文革期间“破四旧”时被砸毁。按照胡兴华的判断,如果今天石牌坊仍然存在,一定能为它克村增色不少。

   更让人遗憾的是,它克不可避免地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并因此发生着改变。

   在它克,街巷中可见不少百货超市和农资店,每天上午,也会有群众弄点蔬菜瓜果、做点豆腐到街巷上出售,早上有早点,晚上还可吃上宵夜。这可不是它克人商业意识的全部,由于人口相对集中,它克村历来有赶集的传统,每逢3日、8日,四邻八乡的人会会集到它克赶集,把它克挤得水泄不通,煞是热闹。

   如今的它克人早已告别了传统记忆中荷锄负犁、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多数人家都已用上了农业机械,种上了专事出售的蔬菜林果,手机、电视等现代电子产品更是成为寻常之物。不少头脑灵活的年轻一代开始抛弃农田,或弃农经商,或干脆进城务工,渐渐远离传统的生活及习俗。即便是一直坚持对它克乡土传统文化遗存保护不遗余力的村主任胡兴华,对它克村入选“中国传统村落”赋予的商业前景也充满了想象,他希望通过各级的支持,对它克的村落遗存进行修复和重建,努力把它克打造成一个旅游胜地,“到时候,它克人自然就富了”。

  深度观察

  保护的前提是尊重

   它克只是全国271万个自然村里一个不起眼的山区村庄,但它克人却不因为自己是“山里人”而自卑、而碌碌无为。它克有古岩画,有悠久的历史,有彝汉共融的文化,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更重要的是当地有崇尚文化的传统,有不遗余力对传统文化进行挖掘整理、传承的它克人。这也许就是它克能名列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关键所在。    

   作为中华文明特有的文明形式,村落文化乃是中华及千年农耕文明大树上长出的众多文明形式中繁茂的一枝。村落文化往往因其地域、历史等原因,自成一体、各具特性,不仅是灿烂多样的历史创造、文化景观、乡土建筑,而且还衍生了大量从属于村落的民俗、民间文化。保护和发展传统村落,乃是对中华几千年农耕文明所衍生出来的多样性文化形式的尊重,也是对现代快节奏生活下人们心灵的抚慰。

   进一步说,有魅力的文化不只表现在有形的文化设施和遗存当中,更蕴藏在那些日常的生活琐事中。其实,村民的日常生活、劳作方式、礼俗往来、节庆集聚,人们的喜怒哀乐本身就是一种最具魅力的文化事象。作为中国传统村落——它克的完整魅力,自然也不能只局限于其建筑和历史遗存上,而应是其日常生活与人情世故。

   当然,对传统村落,我们无法妄谈保护,无法苛求生活在村落中的人固守传统。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那些村落的确是风景,它能满足我们对农耕文明的观赏。对于文化研究者来说,这些村落保留着很多文化基因,有研究的价值和文化传承的功能。对实用主义者来说,这些村落与现代化的追求格格不入,不符合现代性的审美。而对于生活在其中的人来说,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不是风景,也要拥抱现代文明,村落,需要的不仅是保护,更需要尊重村民们的选择,他们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这也许是它克人所需要的。

  深度链接

   传统村落是指拥有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文化遗产,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社会、经济价值的村落。传统村落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农耕文明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传统村落凝聚着中华民族精神,是维系华夏子孙文化认同的纽带。传统村落保留着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是繁荣发展民族文化的根基。

   但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传统村落衰落、消失的现象日益加剧。相关资料显示,在21世纪初的2000年,我国自然村总数为363万个,到了2010年锐减为271万个,仅仅10年内便减少了92万个,几乎每天就有100个传统村落消失。

   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是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的重要目标。中国五千年的农耕文明形成了千姿百态的传统村落,建设美好家园,必须保护民族根性文化——传统村落。

   2012年,我国政府正式启动了传统村落的全面调查,并确立《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全国646个村庄名列首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由此,我国形成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村落遗产三大保护体系,这是我国在文化建设上迈出的重大一步。

 编辑:刘燕

编辑:李海燕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