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7-1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柏叶

一个人的一生,有很多值得记忆的往事,回忆起来,我觉得作为一个已经从事文学创作三十多年的作者,我与《玉溪日报》的关系是轻松而和谐的。在《玉溪日报》创刊30周年之际,用一段文字表达一下对《玉溪日报》的感激之情,是情理之中的事。

记得20世纪80年代末《玉溪日报》刚刚创刊的时候,我们玉溪地区已经出现了一群对文学痴情而狂热的青年,这些文学青年大多生活和工作在基层单位,有些还生活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当时,玉溪地区只有文联主办的内部刊物《玉溪》杂志,有些县里也办着小报,因为是双月刊,还因为很多作者的作品很难走出去,只能拥挤在《玉溪》杂志和这些小报上。《玉溪日报》的创刊,特别是每周一个版面的副刊,给我们这些痴情而狂热的文学青年带来的惊喜是可想而知的。

现在回想起来,记得我是《玉溪日报》刚创刊时就在副刊上发表文学作品的作者之一,时至今日,大概发表了百余篇(首)作品。应该肯定地说,我是从《玉溪日报》走出来的一个彝族作者。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在国内外100多家报纸杂志发表了几百篇(首)文学作品,出版了3部长篇小说、6部诗歌集和1部中篇小说集,还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然而,我始终认为,《玉溪日报》副刊是我这辈子值得感激的一个“亲人”,无论我在什么刊物发表作品,都是一个平常心态,只有在《玉溪日报》发表作品,还保持着激动的心情。至今,我还收藏着每一份发表有我作品的《玉溪日报》。

我与《玉溪日报》的交往,还有几个活生生的片段至今难以忘怀。20世纪90年代后期,有一天中午,负责《玉溪日报》副刊编辑的杨雪带着几个年轻的姑娘小伙来到峨山,杨雪和我已经是熟人,她在向我介绍这几个年轻人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了一下那个高个子、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记住了蔡传斌这个名字。后来,蔡传斌一直在《玉溪日报》副刊部,我们虽然不是经常见面,但没有中断过联系,而且《玉溪日报》副刊有什么活动,他都热情邀请我参加。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对待准备发表的作品非常认真。有一次,他要发表我的几首诗,其中有一首题目为“尼达水库”,当时他打电话问我,说他怎么也查找不到尼达水库,这个尼达水库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尼达水库刚刚修建好,发表时也可以改成“镜湖水库”。过了一会儿,他打来电话说,他查找到了镜湖水库,位于高鲁山脚下。从这些细微的地方,可以看出蔡传斌编辑对待作品认真和负责的态度。

记得刚创刊时的《玉溪日报》,其实叫《玉溪报》,到了1997年才改为日报。在《玉溪报》改为日报后不久,市文联举办了一次本市诗歌作品研讨会,就是在这次研讨会上,我认识了杨雪。后来,又在杨雪的介绍下认识了蔡传斌等工作在《玉溪日报》副刊的朋友们。

从开始到现在,《玉溪日报》副刊都一如既往关心和支持着我的文学创作。2000年我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它给予了报道;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和第二部长篇小说出版后,它也及时给予报道。《玉溪日报》副刊部还两次派记者采访过我本人,把我的专访配上照片和个人简历整版发表出来。我认为,这些都是《玉溪日报》对我文学创作的巨大鞭策。

至言无言,走过三十年历程的《玉溪日报》,永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在此,作为一个在《玉溪日报》关心支持下成长起来的彝族作者,我将把最诚挚的祝福献给它。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