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文学原创
爱的传递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7-1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李红春

昨天下午,从田里回家比往常早了点,天还没黑尽,又恰逢我们这里的六一街赶街天,于是和小儿去街上逛逛。

当我们在街上买了大兜小兜的东西提着准备回家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摆摊卖货的商贩们纷纷点起灯继续做生意,从田里收工回来后才来上街的人们也意犹未尽,在街上来回穿梭,采买着各种物品,街上一派热闹的景象。

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循声望去,就看见离我不远处,一个大约两岁的小男孩独自一人在街中心边走边哭着找妈妈。街上的好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孩子。有人说:“谁家的娃娃呀,怎么没人来领?”但是就没一个人上前过问。看着这个孩子哭得非常伤心,我忍不住了,赶紧跑到孩子跟前,一边伸手去拉他的小手,一边温和地安抚他:“小朋友,你和妈妈走散了吧?别害怕,不要哭了,我带你去找妈妈好吗?”哪知这个小孩非但没停止哭泣,还把我当作坏人,边哭边用手抓我,用脚踢我,情绪非常抵触,弄得周围的人纷纷向我投来奇怪的眼神。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只得放开孩子的手,但心里又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大街上哭着找妈妈。思量了一会儿,我就牵着小儿,悄悄地跟着那个小孩走,随时和他保持两三米的距离,眼睛却一刻也不敢离开孩子。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再过半小时,如果还没大人来找的话,我就打电话报警。因为已经太晚了,孩子的妈妈弄丢了孩子,这么长时间找不到,不知道有多焦急,说不定已经报警了。我和儿子跟着那个孩子,七弯八拐、漫无目的地走了几条街后,正考虑是否打电话报警时,却看到了让我惊喜的一幕:孩子一下子停止了哭泣,朝一个摆摊卖杂货的年轻女子大步飞奔过去,先是一头扎进那女子怀里,然后又委屈地大哭起来。看上去那女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很茫然地抱着孩子询问到底怎么了。我走上前去,跟她讲了刚才发生的事,并且提醒她,以后不要只顾着做生意,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孩子,这么小的孩子在大街上,走丢了那么长时间家长都不知道,太大意了,万一遇到坏人,后果不堪设想。孩子的妈妈听我说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对我非常感激,一个劲地道谢,又教孩子叫我姨妈。

跟他们娘俩道别之后,我也牵着小儿回家了。路上,八岁的儿子问我:“妈妈,为什么街上那么多的人都不管那个小弟弟,你却要管?他还用脚踢你呢。”看着有些郁闷和委屈的儿子,我给他讲了一件好多年前的事……

大概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妈带着我去杨广街上卖菜。那时候的杨广街还是在凤山上赶的,从山脚到山顶都有人摆摊做生意,人很多,非常热闹。快到中午的时候,我肚子饿了,嚷着要吃东西,这时候我妈的生意正好着呢,顾不上带我去吃,于是拿了钱给我,让我自己去买吃的,叮嘱我别走远了。后来我妈跟我讲,等她忙过好长一段时间后,才发现我还没回来,这才慌了神,慌慌张张地往山下寻找,那种焦虑、担心、紧张的心情,无以言表,只差哭出来了。当我妈焦急地寻找到半山腰时,竟惊喜地发现,一位背着背篓的中年妇女正牵着哭泣的我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在人群里寻找着什么。原来,年幼的我吃饱肚子后却忘记了回去的路,一个人在大街上哭。那位中年女子从人群里走出来,拉起我的手,问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依稀记得一句话:“小姑娘,别怕,我会领你去找你妈妈!”后来的结局和我遇到的情景就是同一个版本了——我妈千恩万谢,感激涕零。在后来漫长的日子里,我妈用无限感恩的语气向我们姐妹一遍遍复述着这个故事。

一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也很快到了中年,对于当年的恩人,我和她从那以后就未曾谋面,我也早已记不清她的长相,只记得恩人背着一个背篓,好像是从杨广镇山区来赶街的朴实而又善良的农民。如果我那恩人还健在的话,应该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家了,但愿老人一切安好,健康长寿。

故事讲完了,最后我想跟小儿说的是:对我那恩人的恩情,我一直无以为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现实生活中,遇到需要我伸出双手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像她一样,做个传递善良和爱心的人。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