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热点话题
《花腰恋歌》是怎样“炼”成的?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6-06-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1

对话人:彭蓝郁(以下简称“彭”),今年59岁,现居北京,著名制片人和导演。主要作品有:30集文献纪录片《国事亲历》、记录电影《溢彩流光——中国电影三十年》、电影故事片《纪录黎明》等。

饶平: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

地点:新平县纳溪湖畔

电影《花腰恋歌》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全球展映发布会后,引来热评,总导演彭蓝郁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为了这部电影,他倾注全部精力和热情,尽其所能将该片展现得入情入理,增添影片的观赏性和受众性。从在北京见到彭蓝郁的第一眼开始,总是见他打着手机匆匆忙忙的身影。见面了,他总是抱歉地说,连坐下来谈几句的时间都没有。然而,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每次与他打完电话,他总是谦和地表达自己的谢意。

自北京回来后,记者总算有机会和彭蓝郁找了一个湖光山色的清净之地采访。按原计划,记者拟好八个问题,连拍照在内,应该两个小时即可结束采访。可是,没想到一谈就谈了一个下午,饭后又接着谈到了子夜。

花腰傣之乡是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记:彭导,首先祝贺你导演的《花腰恋歌》在美国第13届世界民族电影节上喜获“最佳文化电影奖”和“最佳服装设计奖”两个国际奖项。你看,你是北方人,千里迢迢,是怎么与花腰傣结缘的?结缘了,又为何会产生那样强烈的艺术创作激情,乃至让你不顾一切想为这个陌生的民族拍一部电影?

彭:两年前,我误打误撞来到花腰傣的故乡新平,第一次到了戛洒,第一次看到花腰傣小卜少,看到她们的服饰,看到她们的舞蹈,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拍成电影该多好。当时就决定,我一定要拍这部片子,我相信,这部片子一定能走上国际舞台,观众一定会认可的。在新平采风体验生活一年多,对花腰傣之乡新平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和深入的了解。我生怕别人给拍歪了,拍出来的东西不是自己想要的,所以亲自担任总导演,既是统筹,又是制片人、出品人、编剧等。

电影拍完后,正常的后期制作两个月即可,可我却做了一年多。后来再次到新平补拍了数次,连续在这里过了两个春节。电影里隆重的场面是借着节日来补拍的,所以现在看到的电影不仅有演员,还有更多群众,还有风光,还有傣族人爱生活、爱自己文化的场景也拍进去了。

记:你第一次到花腰傣的故乡,有新鲜之感。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要不了多久,一般人都会失望地离开,而你却在这里生活了一年,是什么样的魔力吸引你,让你呆了整整一年还觉得不够?

彭:我来了之后,才知道中国还有花腰傣,以前听都没听说过。在戛洒,我上街买菜,发现他们洗得干净,有时我不要他们补的零钱,但是他们硬是要追来把钱还给我。所以,我觉得这里特别好,民风纯朴,生活在这里很实在。

现在的电影大多是闭门造车,不深入生活中去采风,没有接地气。所以,当时我就想从这里开始,自己体验生活,在这里扎根,去采风、去感受这里的民风民俗。

在采风中,我越深入,不知道的东西就越多。我开始去学他们的语言,通过眼神来交流,一点点地去深入他们的生活。到他们家里去看,看生活中的细节,开始构思故事,我要变成这里的民俗专家。故而,越深入采风,越觉得有说不尽的故事,所以就呆了一年多。

通过影片让民族文化走向世界

记:谈谈你对花腰傣文化的理解和认识?

彭:花腰傣崇尚自然,万物有灵,善待万物,尊重自然。他们可以男女共浴,心是纯净的,这是一片神奇的热土,这是一个童话的世界。花腰傣女人的衣服是妈妈亲手做的,他们有自己的情人节,在花街可以找自己的情人,非常文明,对人性也比较尊重。在电影里,我把花腰傣的习俗、信仰、服饰、歌舞、风土人情和风光风貌全都用上了。所以,今天看到的电影不仅生动感人、绚丽多彩,而且有很深的文化内涵。

记:拍摄中,你注入了哪些主要元素,让电影在世界上大放异彩?

彭:《花腰恋歌》取材于花腰傣文化,是具有独特民族生态视觉的。当然,是多姿多彩的花腰傣民族文化为电影提供了厚重的文化沃土。《花腰恋歌》旨在进一步弘扬和传承新平的民族民间文化,把影片拍成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电影作品。

哀牢山下,田园纵横,林木葱郁,人们逐水而居,点染出山水人间最相宜的色彩。这里是滇中地区旅游资源富聚地,具有自然景观“雄、险、秀”,民族风情“古、雅、奇”的特征。境内峰峦叠嶂,溪水常年奔流不息,垂直立体气候明显,以及独特的自然景观成为电影制作的天然摄影棚。

这里的每一丛绿意深处,都是傣家人的恬静家园;每一处红河水畔,都有花腰傣轻歌曼舞的身姿。他们的服饰,是穿在身上的艺术,这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艺术遗产。电影《花腰恋歌》传播了民族文化、弘扬了民族精神、展现了民族团结,通过影片让民族文化走向世界,在世界的舞台上绽放异彩。

不接地气的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

记:拍电影中遇到了哪些艰辛,是怎么克服的?拍摄中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成功?

彭:拍摄中,县里有很多人担心,社会上有很多人在讲,电影没有几千万的投资,那是拍不成也拍不好的。没有明星,没有大腕,怎么会有观众?县里听到这些话,找我谈,说再追加1000万元的投资,选点有知名度的明星,然而被我拒绝了。我不为金钱所动,顶住了压力,不畏风言风语,坚持己见,现在的效果,比1000万元请明星还好。观众是最好的评委,不接地气的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

记:听说你在戛洒的时候,选中了当地的一个女孩做演员,你还把电影剧本给她,让她先看自己要演的角色。可是,她却以为你是骗子,并没有看剧本。后来当电影正式开机时,她在你面前哭了,有没有这回事?

彭:有这么一回事,她叫何秀珍,是花腰傣女孩,舞跳得很棒,她一生的梦想是能做一位舞蹈演员。那天,我在大槟榔园的花腰宴舞餐厅遇到她,就想让她出演女二号,角色按照她的性格特征设计创作。我把剧本给她,叫她好好琢磨自己的角色,可是过了一个月她都没看。我找到她时,她说:“人家说你是骗子,叫我不要看剧本,我就没有看了。”等到开机的时候,她来找我,哭了。但是不可能了,因为女二号已经定了。她哭着说:“彭老师,因为幸福来得太快了,只是我没有抓住罢了。”后来,我还是为她安排了一个角色,即电影中那个卖秧箩饭的女孩。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记:一般人都想成为演员,并渴望出演主角。可是,当初从百里挑一选中女一号李哲的时候,她是不是不想出演女主角。那是为什么?后来又经历哪些波折她才出演?

彭:是的,当初我们决定重新寻找女主角,便到云南民族大学去,但找来找去始终没有找到。正准备离开学校的时候,在走廊里遇到了李哲。眼前一亮,她简洁、朴素、漂亮,正是我们想要寻找的人物。我就问她,你是学生还是老师?她说她是学编导的,大四的学生。问是什么民族?她说是傣族。问会不会跳舞?她说会的,便在走廊上为我们跳了一曲。校方通知她,叫她四点钟再来试试。

下午四点,又来了五六十个女生,站成了五排。结果我在人群中没有找到她。我便走到队伍中去,在第三排找到了她。原来,她不是被第二排的人遮住了,而是故意躲在人群背后。我就问她为什么要站到后面去,她说大四了,要去找工作,想把机会让给自己的师妹们。

此时,我更加坚定,一定要用她。后来一打电话,她说她怎么也不想演了。我们又开着车到了普洱,到了她家。原来,她的家人有顾虑,因为电影界有些负面影响,一是不信任,二是以为潜规则很多,说电影界少有好人。我们苦口婆心地做通了一家人的思想工作。开机仪式那天,她爸爸妈妈来了,见到了我,说:“我们把她交给你,你认她做女儿好了。”后来,为了让老两口放心,我花了两万元,请他们到北京、到我家里去玩了一趟。这是他们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到北京去。

有好的制片人,才会有好的电影

记:你反复谈到导演和制片人的不同,什么是制片人,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好的制片人与好的电影有什么关系?

彭:之前我是一个制片人,创作拍摄过重大题材的专题片、纪录片、故事片、儿童片等多种类型的影视作品。在《花腰恋歌》中,我是集出品人、导演、制片人于一身,而且还在影片中客串了花腰傣男青年阿海的父亲。

制片人是电影制作唯一的总负责人,制作团队的灵魂与核心人物,是电影创作的评判者。他应该具备极强的艺术创造力,极高的电影感觉和艺术修养。目前,中国电影滥片很多,一半以上都在赔钱,其根本原因就是缺乏真正的、高素质的、专业的制片人,非专业化、非职业化的制片人太泛滥。因而,制片人要有眼光和判断力,要知道什么是精品和传世之作。中国缺少好的制片人,有好的制片人,才会有好的电影。

接下来拍花腰傣的纪录电影

记:以后会不会再拍摄少数民族题材的电影?

彭:以后我就什么也不拍,只拍少数民族的电影,要成为拍民族片的专业户。我今年59岁了,56个民族的电影我是拍不完了,所以要争取在有生之年拍下去,能拍多少就拍多少。一个民族,一部片子是讲不完的。接下来,我还准备拍120分钟的花腰傣纪录电影,现在拍摄电影的大纲都完成了。我希望全国观众看完《花腰恋歌》后,一定要来花腰傣的故乡旅游,来感受这里的文化和生活。更何况,这里好山好水,人好风光好,美食也多,值得一游。

编辑:陶晓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