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民俗风情
羽扇舞:失落峨山乡村的古老丧舞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8-19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21 ]

舞台上的演员们声情并茂地展示着羽扇舞
舞台上的演员们声情并茂地展示着羽扇舞

在峨山县2019年火把狂欢旅游节暨第五届彝族花鼓舞艺术节文艺晚会上,非遗舞蹈节目《羽扇舞》的演员们手持铜铃、羽扇、鼓等道具,随音乐节拍婆娑起舞,以轻盈的动作,将观众带入神秘的意境中。

这种神秘的羽扇舞起源于何时何地?它和峨山彝族的历史文化到底有何关联呢?

属于丧葬习俗类舞蹈

据羽扇舞发掘者——峨山县文化馆工作人员倪文旺介绍,羽扇舞属于丧葬习俗类舞蹈。彝族既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又是个酷爱追根溯源的民族,无论什么事物都要追溯其源流,彝族传统丧礼舞蹈也不例外。在滇中南彝文古籍文献《吾查·们查:丧葬起源篇》和《死丧的由来》中,不仅详细记载了人类丧葬礼仪的由来,也记述了彝族传统丧舞的由来。

相传,远古时,人类只会生,且只会老,不会死。后来贤索三兄弟去狩猎,无意间打死了一只母猴,并把母猴抬回家,设灵堂祭奠。天君神“策格兹”和地王神“黑夺芳”知道这件事后就允许人类死亡,并可以举办送葬仪式,从此,人类就有了丧葬礼仪和丧舞娱乐。

彝族信奉灵魂不灭的观念,他们认为亡者肉体虽亡,但灵魂(精神)在生活中对人们还继续产生作用和影响,即生者对死者生前的社会行为和社会公德的肯定并受之教化和影响,其灵魂(精神)永存。肉体死亡了,其灵魂就变成了一个新的祖灵回归祖界。彝族丧舞表达生者对死者的追思,一方面是通过丧舞形式,铲除灵魂返回祖先发祥地途中的所有阻碍,另一方面是颂扬死者生前的美好功德,要亡者欢欢喜喜地回归祖先发祥地,欢欢喜喜地面对现实生活,即把“丧事当成喜事办”。这种视死如归的人生观和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是彝族传统丧葬习俗深层的文化底蕴。

动作套路及传承

倪文旺介绍,3000多年前,彝族共祖阿普笃慕历经滔天洪水后,在滇东鲁祖业山川举行盛大的祭祖典礼,主持六祖分支,踩踏尖刀草,开疆拓土,四方迁徙,花鼓舞就起源于这段历史,而羽扇舞也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的。直到2004年,倪文旺因工作需要前往峨山各乡(镇、街道)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整理统计,途经塔甸镇塔甸村,采访80岁的老艺人鲁天富时,才发现了羽扇舞。因老人年事过高,很多动作没法完整示范,倪文旺只能听老人口头描述,经自己揣摩后在老人面前模拟,直到老人点头认可。用这种方法,最终完成了舞蹈学习。

羽扇舞,以铜铃、羽扇、鼓为道具,用踩、韧、跺、弹、点等动作,模拟猴子、山鹰的生活习性,有表现人类丧礼由来的“阿奴毕”,即“跳猴丧”(彝族认为,人类的丧祭活动源于猴子);有反映先民迁徙路线的“罗思则”(即笃慕踩尖刀草开路),即引渡亡者灵魂回归祖界的路线;有为亡灵开路的“左踩”“右踩”、前后“三步踩”“空韧踩跺脚”等;有表示艰难前行探水过河的“蜻蜓点水步”;有跨越沟砍障碍的“跨步上一退一”“上二跳转蹲”;意为招引亡魂驱魔除秽的“跳步抖铃”(彝语称“耶火欧捻毕”)、往前“左右煽扇”“上下摇扇”;有崇拜万物有灵模仿猴子的“猴子寻食”,猴魂游荡的“尸跳步”、山鹰打斗的“拎步斗脚”“点弹双展翅”“跳跺双展翅”“空中跳转落斗脚”等10多个较固定的动作与套路,这些动作经单一表现或者随意组合后将祖先迁徙时的小心翼翼、猴子寻食时的上蹿下跳、山鹰打斗中时的英勇顽强等画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倪文旺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峨山县文化馆召集了县文工队以及乡(镇)文艺爱好者进行了两次培训,未来将把民间传承人作为重点进行培训,努力打造一支可以进行完整表演的团队。县文化馆将进一步完善羽扇舞的档案资料,积极申报市级非物质遗产项目。相信,经过文化工作者们的共同努力,未来的羽扇舞也会像花鼓舞那样深受峨山群众的喜爱。(玉溪日报记者 沈杰 文/图)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