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女性 >> 母婴
母婴化妆品,如何让消费者重获信心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7-16   进入社区    来源:中国妇女报   点击:0 ]

统计显示,目前我国婴幼儿洗护市场容量约为150亿元,2017年孕妇护肤品市场规模增长至22亿元, 2022年孕妇护肤品市场规模预计将达47亿元。作为消费主体的“80后”“90后”消费者对高端化妆品的需求及安全性的要求明显提升,但目前该行业依然存在不少质量安全问题。对此,专家呼吁强化行业自律,约束和规范企业行为,提升企业及行业诚信,为妈妈、宝宝创造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

据中国产业信息研究网提供的数据显示:二胎+消费升级拉动母婴行业高速增长,孕妇婴幼儿护肤品迎来高速增长期。一方面,目前我国0~3岁婴幼儿数量超过5000万,婴幼儿洗护用品(头发护理、洗浴用品及护肤用品)按人均每年消费300元计算,我国婴幼儿洗护市场容量约为150亿元。另一方面,秉承“孕期也要美到底”的理念,孕妇用护肤品已具备洗浴、护肤、彩妆等多重功能,产期护肤品已逐渐摆脱附属消费品地位,成为必需消费品。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孕妇护肤品市场规模增长至22亿元, 2022年中国孕妇护肤品市场规模预计将达47亿元。

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化妆品消费市场,随着消费升级以及消费者对化妆品认知度的提高,作为消费主体的“80后”“90后”消费者对高端化妆品的需求及安全性的要求明显提升,但目前该行业依然存在不少质量安全问题。专家呼吁强化行业自律,约束和规范企业行为,提升企业及行业诚信,为妈妈和宝宝创造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

非法添加投诉引人关注

不久前,家住苏州的吴先生刚出生不久的小宝宝,因使用了从某母婴店购买的一款“紫草膏”治疗湿疹而突发“怪病”,浑身毛发增多,原先的小脸变成了“满月脸”,身高体重增长缓慢……究其原因是“紫草膏”内含有一种药物成分或说激素“氯倍他索丙酸脂”,从而导致孩子患上皮质醇增多症。

而29岁的孕妇李女士用了朋友代理的面膜后,不仅脸上出现大面积红斑,还被查出血铅超标,因害怕胎儿畸形,最后被迫流产。

据一位资深化妆品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孕妇、婴幼儿这类人群的肤质相对来说是敏感肌肤,极易吸收有害物质,抵抗环境能力弱。所以,针对这类特殊人群的产品有着严格要求,从原料的选择就要开始规避潜在的隐患与风险。

据她介绍,2012年,我国食品药品监督局就制定印发了关于儿童化妆品的规定《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这一规定中,明确要求儿童和婴幼儿的化妆品配方中应最大限度地减少所用原料的种类,并且要尽量少用,或者不用香精以及防腐剂。从配方角度来说,婴儿护肤品相对而言都是简短的配方,大家需求的也是天然的、植物类的、可食用的配方。

在我国现行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中,氧氟沙星、甲硝唑、氯霉素等抗生素药物以及汞和糖皮质激素均为禁用物质。其中,在祛斑产品中的汞可通过皮肤吸收,并蓄积在体内,引发慢性中毒,损害人体肾脏等器官;而面膜、口红等化妆品中的磷苯二甲酸盐和铅等物质,会影响成长中的胎儿。严重的会引起胎儿畸形甚至流产。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近期发布的2019年检测出来的12款美白、祛斑的不合格护肤品,出现最多的就是倍他米松,这是糖皮质激素类的药,还有铅汞。

网购假货加剧信任危机

“不能让消费者对我们的母婴健康行业失去信心,应加强对微商平台的监管力度。”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业商会母婴健康专业委员会常务秘书长张金铁向记者表示。

国家药品监管局公布的《全国化妆品安全知识公众认知、行为与需求专项调查报告》显示,公众普遍重视化妆品安全,49.5%的受访者认为化妆品的安全非常重要。《报告》还显示,公众最担心重金属超标问题,占比达到53.6%,同时,对化妆品添加激素、假冒化妆品、使用化妆品带来的过敏反应或者不良反应、化妆品添加防腐剂等也表现出担忧。

目前全国有1万多家微商企业,从业人数超千万,然而因缺乏统一监管,很多质量堪忧的三无产品占据市场。由国家工商总局网络商品质量监测(杭州)中心发布的2017年网购母婴商品质量抽检结果显示,通过抽检国内八大电商平台的婴幼儿服装、孕妇装、儿童地垫等母婴产品,总体不合格商品检出率为27%。“榜单”上,“海淘”商品涉嫌仿冒较多的,有网易考拉海购、国美在线等知名平台的相关店铺。

张金铁认为,较之非法添加激素、重金属等问题,目前部分化妆品生产企业存在擅改配方生产、质量和卫生管理不到位的现象更突出。而电商特别是跨境购平台的售假风波,如不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将会进一步导致消费者更大的信任危机。

有关专家指出,化妆品行业是快速发展的行业,而互联网因为发展速度太快,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这就要求第三方平台要有社会责任感,而不是等相关法律法规出台后再进行监管。

诚信建设为妈妈和宝宝筑牢安全防护网

“强化企业诚信和企业主体责任意识,也是社会共治的需要。”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沈杰表示,社会的诚信环境由相互交往各方面的品行共同构成,企业诚信是影响社会诚信的一个重要方面。

他认为,企业只有努力以最优质的产品服务于消费者,才会赢得消费者的认可和信任,从而树立起自己的诚信形象。而只有当社会交往的各方面都能够建立自己的诚信,整个社会的诚信才会良性循环,形成越来越优化的诚信空间。

沈杰表示,当前社会的诚信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亟待有关部门建立相应的规范和机制,发挥引导、规范、监督、评估和奖惩的作用。依据这些规范和机制,企业可以更加积极地建设自己的诚信文化,超越底线要求,向塑造承担起企业社会责任的更高标准努力,这样的企业无疑将获得社会形象和经济利益的双丰收。

据悉,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已经列入国务院2019年度立法计划,年内有望出台,同时,化妆品注册管理办法、化妆品标签管理办法、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已列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年度立法计划,正稳步推进,计划与条例同步实施。此外,一系列配套文件的制定也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中。

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消息,2019年,全国市场监管部门将集中开展以电商平台整治为重点,专项治理侵权仿冒、价格欺诈、假海淘等问题。针对企业违法成本低、消费者维权成本高,将重新制定巨额处罚制度在内的一系列监管制度创新,加大经营者的违法成本。

“消费者在购买化妆品时,一定要到正规商场、大型连锁超市、化妆品专柜等正规渠道购买,注意产品包装上的生产标识、生产卫生许可证编号,切莫迷信虚假宣传,不要给不法分子留下可乘之机。”张金铁提醒。

编辑:蒋婵雯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