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社会
跟着文物人去拓碑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3-3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5

上胶非常考功夫,胶水太稀不能与碑刻紧密结合,太浓难以从碑刻上剥离。

6 (1)

根据此碑的大小,上纸需要2至3人默契配合。

7

第一次上墨时墨汁要干且浅,以后逐次加浓,上墨不宜太浓太潮,以七成干为佳。

8

一件《重修玉溪大桥记》拓本完整呈现。由于字迹不清晰,工作人员说已经拓了三次,这一次已经是最好的。

□  玉溪日报全媒体记者  熊长青  邓慧祥  文/图

拓碑是我国一项古老的传统技艺,它能将石碑上的文字和图案清晰地拷贝下来,是记录真实历史和传承书法艺术的重要途径。

在玉溪窑址的碑廊,陈列着从红塔区各地收集来的数十方石碑,这些石碑对研究当地经济、政治、文化、教育、水利等有着重要意义。自去年底开始,玉溪市档案馆和玉溪市博物馆联合红塔区文管所对红塔区境内的200余方碑刻进行拓碑,目前已经拓好71方,之后将出版《红塔区碑刻集》。

一大早,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周静一如往常来到碑廊进行拓碑工作。然而天公不作美,天气潮湿、风速过大等因素都不适合拓碑。业内人士清楚,拓碑有许多讲究,气候便是其中之一。一个早上,文物工作人员最终还是没能等来好天气,只能和记者约在午后。

午后天气渐好,记者再次进入玉溪窑址,碑廊就在窑址的后山。要拓好一块石碑,首先要清洗石碑,必须先用柔软度适中的刷子清洁碑面,将碑上灰尘洗刷干净,以免影响拓本效果。石碑清洗干净,所有工具也已就位。

量碑裁纸时,文物专家王溢告诉记者,当天要拓的是民国年间刻制的石碑《重修玉溪大桥记》,以前立于玉溪一中校园内,碑高1.33米、宽0.84米,青石质地,系原云南大学教授刘文典所撰,碑刻简述了修桥筑路的重要意义和桥的来源。

宣纸裁好后开始往碑上刷胶,周静告诉记者:“这个胶水是由一味名为白芨的中药熬制而成,熬制的过程很考功夫,太稀宣纸不能与碑刻紧密结合,太浓又难以从碑刻上剥离。”

接下来是上宣纸,根据碑的大小,需要数量不一的人手相互协助。上纸由上到下对齐四角,之后用软毛刷同样由上到下、由中间向左右、由内而外刷平,同时用滚筒赶走空气,待纸与碑面完全密合后再用棕刷敲打,使宣纸陷入碑文中。一旁,另一位工作人员正在调制墨的浓淡,只见他用拓包反复在废纸上试验,直至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敲打完毕就静观宣纸的干湿度。红塔区文管所所长李松说,在上墨之前,宣纸的干湿程度必须适中,纸略泛白方能上墨。过于干燥,碑纸间容易渗入空气,造成跳壳使得字迹易位;太过潮湿,墨渍易渗入碑文之中,使拓本字迹模糊不清,失去传真的效果。而要掌握这一尺度,全凭拓碑人的经验。

10余分钟后,宣纸处于最佳上墨期,工作人员同时上墨,刚开始墨汁干而浅,后逐次加浓,连续均匀拓打20余分钟,石碑上的字迹慢慢在宣纸上呈现出来。拓打过程中,周静告诉记者:“我们的拓包都是自己做的,这也是我们的武器。”

最后的环节便是取下拓本,这看似简单,其实需要很深的功底。记者看到,工作人员将拓本由上到下与碑面互相垂直,缓缓地均匀提起拉开,再放置在平面上用吹风机吹干,一件完整的拓本拓印完毕。

“民国年间的石碑经历了近百年的风蚀,字迹丢失严重,不过还能保存这么多的文字已经很不容易了。”王溢说。

看着库房里的拓本,李松翻出了失败的作品,一一道出失败之处。而当翻出满意之作,拓碑人喜形于色,头头是道地讲出成功之处。

编辑:杨娟    审核:马儒文    终审:杨雪
分享到: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