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社会
看见最美的你
援鄂“疫”线故事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3-3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全家以她为荣

—— 走进玉溪援鄂医疗队队员尚卿家

“疫战硝烟漫水城,巾帼雨露奋请缨,驱瘟抚疫赴前线,不破楼兰决不归。”当得知尚卿赴武汉支援抗疫一线后,她的好朋友徐勇写了这幅字送给她,落款处还写有“为尚卿主任赴武汉决战肺炎擂鼓助威,易门乡亲盼你凯旋”的字样。

今年49岁的尚卿是易门县人民医院采购供销科科长,疫情发生后,身为党员的她主动请战到抗疫一线。“2月17日晚,尚卿说玉溪要组建医疗队支援武汉,她报了名。我当时心里很担忧,因为武汉是疫情重灾区,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也不少,但尚卿却反过来开导我,说虽然有危险,但防护到位的话也没事。”尚卿的丈夫高云告诉记者,2月18日,尚卿到玉溪参加感控知识培训,当天晚上回到易门的时候,两人还商量着要去买点纸尿裤、洗护用品等,谁知当晚10点就接到第二天出发的通知。此时县领导和医院领导又赶来看望尚卿,医院连夜找了理发师,将尚卿的长发剪短,方便穿防护服。2月19日上午,尚卿与玉溪援鄂医疗队其他29名队员一起出征武汉。

记者了解到,尚卿的父母都已80多岁,当尚卿将自己即将出征武汉的消息告诉父亲时,父亲叮嘱她要好好保护自己,现在党和人民需要她,全家人以她为荣。另外,尚卿的公公患肾衰竭,每周要到医院做两次血液透析,身边更是一刻也离不开人。为了让尚卿无后顾之忧,家里请了一个保姆来照顾公公。“尚卿出征后,我把消息告诉在昆明上班的女儿,女儿在电话里就哭了。”高云说,那时疫情形势严峻,女儿的担忧是难免的,但事后女儿还是很支持妈妈的决定,经常发微信给妈妈加油鼓劲,叮嘱她要注意做好防护,全家人等她平安归来……

记者电话联系尚卿得知,玉溪援鄂医疗队到达武汉后,对工作进行了分组安排,尚卿负责后勤组,主要负责医疗队生活物资及防护物资的管理发放、一日三餐的配送等工作。当问及主动报名支援武汉的原因时,尚卿说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易门县人民医院在2003年非典时期就建立了隔离病区,当时的她全程参与了病区的组建、演练等工作,对感控流程很熟悉;二是她是一名党员,理应加入到抗疫一线,虽然个人的力量很渺小,但她坚信千万滴水汇集在一起,就能汇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和患者的故事

1

崔建红给患者分发食物

我是元江县人民医院感染科的护士长崔建红,2月17日,当得知要组建医疗队前往武汉支援时,我报名请求参战。2月19日一早,我如愿同其他29名队员一起奔赴武汉。抵达后,玉溪市驰援武汉医疗队的感控组、医疗组、护理组积极与当地医院对接,并到医院各病区了解病房情况。由于疫情严重,没有给队员太多磨合准备的时间,大家反复进行防护培训后,立即投入一线工作。作为护理队员的我,在保证基础护理的前提下,积极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大部分患者也积极配合治疗,相继好转出院。

防护服下的我们,衣服被汗水一遍遍地浸湿;护目镜下的我们,眼角和鼻梁已经被压得麻木;N95口罩下的我们,为了更好的呼吸不得不张大嘴巴。为了节约防护物资,我们每个班次6个小时,其间大家不能吃喝,中途不上厕所,每次上班前三四个小时就开始禁水。每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穿梭在病房中,我们时刻牢记医护人员职责,积极为患者做治疗,协助患者洗脸、漱口、喂药、吃饭,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我们的辛勤付出得到了患者及家属的肯定,得到了科室“战友”的表扬。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科室里收治了一位48岁危重症的阿姨,我每天上班都会细心地给阿姨做常规护理和治疗。“三八”妇女节当天,上夜班的我把领导送我的玫瑰花送给了阿姨,阿姨用她最大的力气握住我的手,眼眶湿润、用尽全力低声对我说:“谢谢你!小崔,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在她颤抖的声音里,我感受到了阿姨对我的真诚与感谢。有一天,我在给阿姨洗脸、擦手、喂饭的时候,一名50多岁的患者用自己的手机给我拍下了照片和视频,他说要把我做的事情分享出去。当时我特别感动:“感谢你们对我们工作的肯定与理解,现在我们就是亲人,我们一起加油!”

此次驰援武汉有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就是我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疫情防控的战斗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接受检验。我坚信,众志成城,没有翻不过的山!心手相牵,没有跨不过的坎!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一切都会过去,大地终将春暖花开。

隔离病房里的兄妹情

8

龙桂美与哥哥互相勉励,激发抗击新冠肺炎的信心。

来到武汉已经20多天了,这几天我都在隔离病房值白班,负责护理第二组患者。一名38岁男性患者病情较重,他体型消瘦,稍微用力就会呼吸困难。他的诊断是新冠肺炎引起的肺大泡,肺大泡随时可能破裂,导致呼吸抑制。他住院已经两个多月了,一直卧床吸着高流量氧气,我每次接班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他。

他大我7岁,我把他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照顾,为了让他在心理上得到一点安慰,更有亲切感,我问他:“我能叫你一声大哥吗?我们云南那边的习俗是称呼比自己大的人为大哥。”他说:“可以。”然后腼腆地笑了。

因为病情较重,他不能下床,只能躺在床上。我心想,如果我多做一点,经常开导他,就能让他减轻一点痛苦。于是,每次走进病房我都会说:“哥哥,妹妹来了,你需要什么帮助吗?”他都会露出微笑。

长时间卧床,身上难免会有点味道,我就接来热水为哥哥擦澡。擦澡时,我发现哥哥的臀部有点压红,就拿从云南带来的黄金万红膏给他擦。哥哥说效果真好,还大赞云南,说云南是好地方,等病好了一定要到云南旅游。我说:“一定要来,妹妹一定热情招待你。”

在给哥哥擦澡的过程中,我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里面穿着一件隔离衣,戴着护目镜、N95口罩和一个外科口罩,几乎透不过气来,衣服全都湿透了,感觉很累。但我想为患者多做一点事,希望他们的病能快点康复,因为我是护士,是抗疫“战士”,再多的困难都要克服。

有一天下班前,我对哥哥说:“哥哥,我要休息了,你一定要好好吃饭,有事就按铃,我们马上就会来看你的。”哥哥听了也赶紧叮嘱我,让我也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我心里感到十分温暖。

你笑了 我乐了

0

张小丽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到武汉的第24天,气温开始回升,恰如一个又一个好消息如约而至,从方舱医院休舱,到全国多地持续性清零,再到确诊人数降至两位数……一个个好消息,都在提醒我们,春天来了,胜利在望。

我们一行人来自不同的医院,汇集成了30人的玉溪市驰援武汉医疗队。我们所在的医院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这里的病人因为长时间与家人分开,除了日常的治疗及护理,他们的情绪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初到病房时,医疗队队长蔡警给我排的班是责二班,负责13―24床患者的治疗及护理。按照惯例,接班后我必须巡视病房一次,了解每个病人的情况,告诉他们责任护士是我。巡视中,22床的大妈引起了我的注意。她闷闷不乐地躺在床上,我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说没有。下午4点,我需要遵医嘱给患者发口服药。当我走进病房时,大妈看上去还是不开心。我说:“大妈,让我扫一下您的手腕带,因为我需要核对您的信息,才能给您发药,稍后我给您测氧饱和度。”大妈点了点头。核对信息无误后,我给大妈发了药,测了心率和氧饱和度。之后,我告诉大妈结果一切正常。此时大妈才告诉我,她知道自己心率好,但就是总感觉心慌,原因是出院后要留观,留观就得一个人住,没人和她聊天。听她这么一说,我忽然明白大妈的心慌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我急忙开导大妈,说留观的地方吃住有人负责,还可以和家人视频聊天,而且留观就意味着离回家不远了。同病房的患者也加入到开导行列中来,大家从这次疫情的感悟谈起,都说能活着真好!一位阿姨说,等这次她出去了,她要每天去散步,加强锻炼身体,她还要想吃就吃。当我们聊完这些,大妈竟然笑了,她说从现在起要在病房里锻炼身体,尽快康复出院与家人团聚。看到大妈笑了,我跟其他两位阿姨也不约而同地笑了,因为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大妈的笑就是我们最好的收获。

武汉是一个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我们战胜了冬天,接下来的春天必将繁花似锦觅安宁,春有百花,夏有凉风,秋有果实,武汉有爱!

(玉溪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思敏 通讯员 崔建红 龙桂美 张小丽)

编辑:杨娟    审核:马儒文    终审:杨雪
分享到: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